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公爹扒灰淫儿媳,傻儿救母上亲娘
公爹扒灰淫儿媳,傻儿救母上亲娘

公爹扒灰淫儿媳,傻儿救母上亲娘

一、传宗接代,公公起邪念诡计欺媳,明秀痛失身
--
  媳妇的肚皮老是没动静,王老汉心里着急,私下里更是加紧催促儿子丁旺,再加把劲,王家一脉单传,已有数代。如今丁旺虽说有个十 四 岁的儿子大傻;但大傻呆头呆脑,却是个天生的低能儿。为此,王老汉再三叮咛儿子丁旺,务必再接再厉,替王家再添个香火。但天不从人愿,过了十来年,媳妇明秀却硬是没再放出个屁来。
-
-  王老汉自个晚婚,直到三十 岁才生下丁旺,其后老婆得病死了,自此他便将一切希望全寄托在儿子丁旺身上。丁旺才十 五 岁,他便替他娶了媳妇,第二年也如他所愿,有了孙子大傻。但是也怪,自从生了大傻之后,媳妇的肚皮,就再也没鼓过。饶是丁旺夜夜耕耘,弄得眼圈发黑,但媳妇明秀,却依然是身材苗条,肚皮不凸。-

-  王老汉心中纳闷,暗想∶‘就是旱田,天天浇灌,总也会冒出个秧苗,怎地媳妇的肚皮却老没动静?’他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睡不着,干脆披衣起身,潜匿到儿子门边,窥听起房内动静。嘿!也是巧,儿子媳妇正细声细气的说话呢!明秀∶“你就别缠啦!明儿一大早还要干活呢!”
-
-  丁旺∶“唉!我也想歇歇啊!可老爹一天到晚催我生儿子,我不勤着些,你又怎么生的出来?”-

-  明秀∶“可你这样子也不是个办法,总要歇歇力吧?你看你那儿,老是半硬不软的,鼻涕也越淌越少。我这田再肥,也总得往深里翻翻,多浇点水吧?你勉强使劲,老是还没深耕,就急着播种,三滴两滴的,又济得了什么事?”-

-  丁旺∶“别说了!你腿快张开点!这会我的把儿倒挺硬的!”
--
  王老汉在门边听着,一会气,一会喜;一会忧,一会又急。他气儿子年纪轻轻,却这般没用;喜的是儿子到底还算能体谅他一番苦心。他忧的是儿子夜里拼命,日里干活,身子骨怕挺不住;他急的是小两口说了半天话,却老是不办正经事。这会儿子提枪上阵了,他不禁竖起耳朵,听的格外用心。
--
  丁旺硬梆梆的家伙,一进入明秀湿漉漉暖烘烘的牝户,立刻就冲动的想要泄精。他深吸一口大气,硬忍了下来,待稍微平静后,便猛力的抽插起来。原本虚应故事的明秀,被他一阵拨弄,也不禁春情荡漾;她两腿一翘,夹着丁旺,腰臀就摇摆耸动了起来。门外的王老汉,听着屋内哼哼唧唧的淫声,胯下的棒槌不由自主的,也老当益壮了起来。-

-  先天不足,后天失调的丁旺,兴头上倒满像回事的;但狠抽猛插了几下,立刻滴滴答答的泄了。才刚略有些滋味的明秀,察觉阳具渐软,膣内空虚,那股难过的劲儿,就甭提了。她急忙挺起腰肢,扭转臀部,拚命的夹紧耸动,嘴里还哼唧道∶“你再忍一会……再……忍一会……啊!”体力耗尽的丁旺,哪里还忍得住?他的阳具迅速萎缩,脱出明秀体外,整个人也软趴趴的瘫倒,呼呼的喘着大气。-
-
  欲情未餍的明秀,望着疲惫不堪的丁旺不禁又怜又恨;她幽幽的叹了口气,起身如厕。她掌着灯走到屋外茅房,却见公公王老汉正从里头出来;两人尴尬的打声招呼,各行其事。明秀蹲下身来,蓦地嗅到一股腥味,她打着灯一瞧,只见门板上有些黏褡褡的白浊液体,正蜿蜒的向下滴淌。她心房一缩,下体陡然一阵骚痒,暗揣∶‘难道公公这把年纪,还……-
-
  悄然折返、贴着茅房偷窥的王老汉,见媳妇一撩长裙,露出了白白嫩嫩的下体,心头不禁砰砰狂跳。他为人老实,思想守旧,平日也以长辈自居,从来也没对媳妇起过坏心眼。但方才听了一阵床戏,如今又窥见媳妇年轻丰腴的肉体,沉寂多时的男性本能,不由得勃然兴起。突然一个荒谬的念头闪过脑际∶’既然儿子不行,不如自己来给媳妇播种吧!‘人就怕着了心魔,这王老汉邪念一起,便一发无法遏抑。他开始千方百计的偷窥媳妇的身体,挖空心思的想要一亲媳妇芳泽。原本就有几分姿色的媳妇,在他眼中成为千娇百媚的大美人,粗布衣衫下的胴体也春情洋溢,充满无限的肉欲诱惑。但儿子丁旺,孙子大傻,整天都在眼前,就算他有万般的渴望,也只能在脑子里过过干瘾罢了。
--
  年成不好,农作欠收,恰好邻村大户要盖新房,丁旺仗着会些木匠手艺给请去帮忙,挣钱反倒比务农还多;只是赶工忙碌,常需在外过夜。王老汉见儿子经常不在家,不免又多了些想头∶’这明秀年方三十,正当情欲旺盛之时,必定也想要的很;儿子平日喂不饱她,自己如能趁虚而入……‘王老汉带着孙子大傻到田里干活,这大傻愣头愣脑的,身体倒是粗壮的很,虽仅十 四 岁,但个头却比他爹丁旺要高大的多。祖孙两人在干枯的田里挖掘了好一会,弄了一箩筐干憋瘦小的蕃薯,王老汉心想∶’再掘,怕也掘不出什么好东西了。‘便要大傻背着箩筐先回去,自个则拐到邻村李老爹处,闲嗑牙去了。-
-
  喝了几杯老酒的王老汉,醺醺然的踱了回来,只见大傻四仰八叉,睡得死猪一般,媳妇明秀房里却还亮着灯。他心想∶’这晚还没睡?‘便踱到门外,趴在媳妇窗边偷看。他一瞧之下,眼珠子险些儿蹦了出来,原来明秀正赤裸裸的在那洗澡呢!
-
-  女人穿衣服与不穿衣服,可真是天差地远。穿了衣服,男人看她的脸;不穿衣服,男人看的地方可就多了。王老汉此时,一会紧盯着白嫩嫩的大奶,一会又望着圆鼓鼓的屁股;至于小腹下方,长满阴毛的坟起之处,他更是目不转睛,生怕漏看了一根毛。这活生生的赤裸女人,他已有二十多年没看见过了。-
-
  年方三十的明秀,面貌尚可,但身材却着实不错;常年劳动的结果,使她的肌肉匀称结实,丰盈健美。那硕大的双乳,饱满坚挺;白嫩的臀部,浑圆耸翘;修长的双腿,润滑多肉;坟起的肉丘,芳草凄凄。王老汉看得欲火如焚,真恨不得立刻冲进去搂着媳妇,猛插她那鲜嫩嫩的小屄屄。-
-
  突地脚下一凉,竟有条草蛇爬上了他的脚踝。他猛吃一惊,几乎叫出声来,待看清楚,不禁大喜过望。这草蛇虽然无毒,但却甚为凶猛,常会咬人;他自小常抓着玩,熟知其性。王老汉邪念起,急智生;他轻松的捏住了蛇的七寸,将这一尺多长的草蛇,悄悄的由窗户空隙,塞入了明秀屋里。
--
  明秀洗过澡,光着身子搓洗换下的衣裤;那晃动的屁股对草蛇形成了明显的挑衅;那草蛇悄无声息的爬到她屁股边,昂首一口,恰恰咬到明秀肛门与阴户中间的会阴部位。明秀只觉一痛,“哇!”的叫出声来,待看清是蛇后,更是惊慌失措,魂不守舍。等在门边的王老汉,一听媳妇惊叫,立即拍门假意询问;赤身露体的明秀,挣扎着开了门,只说了声“我叫蛇咬了!”随即晕倒在王老汉的怀里。
--
  王老汉搂着光溜溜的媳妇,真是舒服的上了天,他将媳妇放在床上,又亲又摸的弄了一会,而后替她盖上被子,回头捉蛇。王老汉捉到了蛇,便将蛇头按在自己大腿根处,有意让蛇咬上一口,他又寻些辣椒抹在伤口上,一会伤口果然红肿起来。-
-
  明秀面上一凉,醒了过来,只见公公正拿着湿毛巾替她擦脸。公公见她已醒来,急忙问道∶“蛇咬到你那儿?要快将毒血吸出来,迟了怕不好治。”明秀尴尬着还没回答,公公竟拉下裤子,指着腿ㄚ处的伤口道∶“你看,我也给咬了一口!这会整条腿都麻了。”明秀一看,公公腿ㄚ处又红又肿,像是颇为严重;自己被咬在先,恐怕中毒更深吧?
-
-  明秀心中害怕,也再顾不得羞耻,当下撅起屁股指着痛处,低声道∶“就是这儿!”王老汉一看,那屁股沟里有两个小口子,略微出点血,不仔细还看不出来呢。王老汉有意吓唬媳妇,当下“唉呀”一声,惊呼道∶“怪怪!都发紫了!得赶紧吸一吸,否则蛇毒入脑,可不是闹着玩的。”-
-
  明秀看了王老汉加工过的伤口,心中早已深信不疑;如今又被一吓,更是六神无主。她忙道∶“爹,您躺着,我先替您吸……”王老汉见媳妇已给唬住,便赤着下身躺卧床上,说道∶“明秀,也别分什么先啊后的,你的伤也不轻,咱俩便一块吸吧!”
--
  趴伏的明秀,撅起的屁股正对着王老汉的面庞,那白嫩嫩的两团肉,夹着红樱樱的阴户,形成特殊的肉欲蛊惑。王老汉贪婪的将嘴凑上,蓦地一股淡淡的腥骚味,冲入他的鼻端;这股女子阴户与肛门,所分泌出的雌性之香,强烈激发王老汉的雄性冲动。他装模作样的在伤口吸吮两下,便转移阵地,舔吮起媳妇饱满的阴户,与紧缩的肛门。
--
  明秀认真的吸吮王老汉的伤口,嘴里传来的辛辣滋味,使她深信蛇毒确是厉害无比。她边吸边吐,心无旁骛,但王老汉的粗黑阳具,却已紧挨着她的脸颊,悄悄的直竖而起。下体传来一阵阵的异样刺激,在肛门阴户之间往来游移,她如今已搞不清楚,公公到底是在替她治伤,还是有意挑起她的情欲。
--
  温热湿软的舌头,不停的探索明秀的下体,她只觉又痒又趐,情欲陡起,大量的淫水已无法遏抑的渗了出来。单纯的她怕公公误会她淫荡,因此刻意压抑忍耐,但身体自然的反应,却哪里忍得住呢?此时仅只口舌之欲,已无法满足王老汉,他双手开始在媳妇丰腴润滑的身躯上,搓揉抚摸了起来。-
-
  已无法专心吸吮的明秀,欲情渐炽;公公那黝黑粗大、不停颤动着的怒耸阴茎,仿佛具有魔力一般,激起她心灵阵阵的悸动。此时王老汉突然开口道∶“明秀,蛇毒好像跑到我那儿了,你快替我吸吸!”明秀用手轻触了下那黑肉棒,细声道∶“是不是这儿?”王老汉“嗯”了一声,将阳具挺了挺;明秀会意,便将那吐着黏液的龟头含入口中,吸吮了起来。
-
-  两人初次接触对方身体,均感刺激万分;局部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形强烈,王老汉再也忍耐不住。他翻身而起,抬起明秀的双腿,便将阳具向前顶去。粗大的龟头划开阴唇的刹那,明秀突地使力一挣,将两腿并了起来。原来明秀虽然欲火如焚,但却并未丧失理智;她心想,为治蛇毒而互相吸吮,那是迫不得已;但如进一步行那夫妻之事,那就是淫秽乱伦了。
--
  媳妇突然悬崖勒马,大出王老汉意料之外,他一面继续爱抚挑逗,一面编谎冀图说服媳妇;好在媳妇虽然不肯配合,但却也并未作激烈的反抗。
--
  王老汉∶“明秀,你怎么治了一半就停了?这蛇毒没清干净,到时候再发,可就难治了啊!”明秀∶“毒不是吸出来了嘛?您要……这……样……那……那怎么行?”王老汉∶“唉呀!我还能骗你?我都快六十了,要不是给这淫蛇咬了一口,我哪里能硬得起来?你难道没有感觉……”-

-  明秀一听半信半疑,心想∶’原来这是条淫蛇,怪不得自己浑身难过,想要男人……‘她本就单纯,平日又听多了乡野怪谈,因此被王老汉一唬,心里也就渐渐信了。王老汉见媳妇身躯渐软,也不再推拒格挡,便掰开媳妇双腿,腾身而上。老当益壮的阳具,闯入湿滑柔嫩的小屄屄,那股欢畅简直无与伦比。王老汉舒服的加紧冲刺,明秀也“啊”的一声,举起了嫩白的双腿。
-
-  鳏旷了二十多年的王老汉,搂着成熟丰满的媳妇,真是乐不可支;他又吮又舔、又捏又揉;又捅又顶、又插又抽。久未餍足的明秀,被这老而弥坚的公公一摆弄,也觉得舒服异常,刺激无比。王老汉亲嘴唇、吮奶头、摸大腿、舔屁眼,简直比新婚的小伙子还要来劲;保守的明秀被挑逗的欲情勃发,“哼哼唧唧”的呻吟,也变为“唉唉呀呀”的浪叫。又浓又浊的阳精,再三倾泻于明秀体内,王老汉直弄到天色发亮,才筋疲力尽的回房安歇。
--
  二、食髓知味,老汉续扒灰痴儿救母,初尝妙滋味
-
-  今年干燥严重,又有虫害,高粱穗子大都干憋中空,因此农户干脆也就不采收了。大片的高粱田里,聚了不少野物,农民闲时捕捉,倒也算是不错的副业。王老汉、大傻,一大早便拎着猎叉到田里巡视,看看可有野物落入陷坑。两人逐一检查,结果收获颇丰;一共逮着三只野鸡,五只田鼠,一只香獐。王老汉道∶“大傻,你先将这些拿回去,爷在这将陷阱再布置一下,晌午记得叫你娘给我送饭。”-

-  王老汉自从尝过媳妇的滋味后,便再也无法忘怀那柔肌玉肤。媳妇那白嫩的大奶、滑润的大腿、鲜嫩的小屄屄,不时在他脑际缭绕。他虽试图延续与媳妇的关系,但媳妇却防范甚严,不假辞色,想来已识破上回蛇咬的诡计。想到媳妇婉转娇啼的模样,他下意识的掏摸起下体,阳具也逐渐的硬了起来。
-
-  明秀拎着饭盒,边走边想∶’这公公真是个老不修,上回竟然骗我!明明是条草蛇,却偏偏说是毒蛇,还出花样占了我的身子;要不是大傻抓着草蛇玩,给咬了口没事,我还被蒙在鼓里呢!哼!这些天他逮着空,就不三不四的撩拨我,这会又要我给他送饭,嗯!八成又不安好心……‘明秀递过饭盒,没讲两句话就急着要走,王老汉心中不禁愀然不乐。他怒气冲冲的道∶“明秀,你怎地不知好歹呢?起码也要等我吃完嘛!你急匆匆的是干啥?”明秀一听,心中也是有气,当下便顶道∶“爹,你还问我?你上回骗我,还……哼!”王老汉一听这话,知到诡计已被媳妇识破,便装模作样的,将构思已久的大道理说出来,教训媳妇一顿。-

-  王老汉∶“骗你也是为你好啊!你想想看,你夫妻俩成亲多年,就生了个大傻;丁旺又没用,没法再给你下种。你将来老了,要依靠谁?爹虽年纪大,可比丁旺有用的多,说不定这回就让你再生个儿子呢!”明秀∶“你……你……怎么这么说!”
-
-  王老汉∶“明秀啊!再怎么说,我也不是外人,要是你肚里有了我的种,也是咱王家的苗裔啊!爹是过来人,知道你这年纪最想要男人,丁旺不行,咱来替替,你不是也快活?上回你舒服得直叫,爹看了也欢喜啊!”-

-  明秀听公公竟然说出这种无耻的话,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她的脸一阵青一阵红,看在王老汉眼里,倒像是害羞默认的模样。王老汉误以为媳妇已经同意自己的说法,便挨上去动手动脚,明秀见光天画日之下,公公竟敢再施轻薄,不禁勃然大怒。她奋力一推,将王老汉跌了个四脚朝天,转过身子,掉头就走。
--
  王老汉一跌之下,恶向胆边生;他心想∶’反正撕破了脸,这高粱地里又四下无人,不如就硬作她一回!‘他迅速爬起身来,向媳妇追了过去。气呼呼的明秀,作梦也想不到,公公竟然还敢追上来;她毫无警觉的,便被王老汉扑倒在高粱地里。两人翻滚纠缠了一阵,王老汉揪住明秀的头发,将她的头使劲的向地上撞,明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王老汉费了半天劲,总算将媳妇摆布妥当;他气喘嘘嘘的望着自己努力的成果,不禁洋洋得意。媳妇现在赤裸裸的被他铐着,呈大字型的仰躺在炕上。由于两脚铐的较高,因此两腿呈向上抬起之势。这种姿势使阴户大开,最适合男子施行强暴。他歇息了一会,觉得欲火旺盛到了极点,便朝媳妇两腿间一跪,大逞口手之欲。-
-
  他揉捏抚摸媳妇嫩白的大腿,亲吻吮舔媳妇娇嫩的阴户,那股绵软舒适的触感,微带腥骚的女性体味,使他欲火高涨,再也无法忍耐。他掏出肿胀欲裂的阳具,对准娇嫩湿润的小屄屄,使力一顶;只听“噗吱”一声,龟头已划开那两片柔嫩的阴唇,深深的进入了鲜美成熟的蜜穴。瞬间传来的湿滑紧暖感觉,几乎使他忍不住要泄了出来。
--
  他稍稍停歇了一会,正准备大力冲刺,突然一阵熟悉的呼喊声,传入他的耳际;他陡然一惊,险些给吓晕了过去∶’这该死的李老爹,怎么找到这来了?‘他赶忙穿上衣裤走了出去,只见李老爹站在不远处的田埂上,仍扯着喉咙在那直叫呢!-
-
  王老汉∶“老爹,你鸡猫子鬼叫个啥啊?”-
-
  李老爹∶“他奶奶的!老汉,你躲哪去了?害我喊了老半天;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可就回去了。他奶奶的!算你有口福!”
--
  王老汉∶“到底有什么事?你他娘的也讲清楚嘛!”
-
-  李老爹∶“他奶奶的!我那女婿从东北回来,带了只熊掌,我老伴昨晚加了堆好料,一直炖到到今个。我刚去你家,大傻说你到田里来了,我巴巴的跑来找你,他奶奶的!够意思吧?”-

-  王老汉一听,心里直叫苦∶’他娘的!节骨眼上,偏偏这李老爹来搅局,看样子不去还不行呢!‘他心中叫苦,嘴里却还需敷衍着李老爹,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啊!
--
  明秀醒了过来,但眼前的处境却使她差点又晕了过去,公公竟然用捕兽的器具,将她光溜溜的铐了起来。这高粱地里,有些供农忙时歇宿的工寮,如今她就被铐在工寮里。她发觉自己四肢均被牢牢铐住,呈大字型的仰躺在炕上,由于两脚铐的位置较高,因此两腿呈向上抬起之势。
--
  她游目四顾,却不见公公人影,心头不禁七上八下。这高粱地里除了自家人会来外,几乎没有人迹;自己手脚被缚,万一有什么野兽闯了进来,岂不是万无生理?她越想越怕,越怕越想,一时之间自幼听闻的怪异传说,似乎都在心中活了起来。
--
  大傻将一干野物,该剥皮的剥皮,该去毛的去毛,拾夺的干干净净。事情作完了,不免有些无聊,便又拎了根猎叉,迳自往高粱地里玩耍。他顺着自家的田埂前行,逐渐进入深处,四周的高粱比人还高,风一吹便沙沙作响。他拿着叉子东戳西弄,不时惊动些野鸡、田鼠,他便追赶着取乐。-

-  他追了一阵,不觉来到家中的工寮,此时忽地传来一阵哀怨的哭泣声。大傻心想∶’大白天的,难道有鬼?‘他人傻不知道怕,循声便找了过去,到了工寮边,哭泣声更为清晰,他一推门走了进去。眼前的景象,可真吓了他一大跳,娘竟光溜溜的给铐在炕上!正哀哀的在那哭呢!-
-
  明秀呼喊求救,叫了半天,根本没人听见,她又急又怕,不禁哀哀的哭了起来。此时她只求有人来放了她,就算是老不修公公进来奸淫她,她也认了。结果推门进来的竟是儿子大傻,喜出望外的她,一时之间,反倒说不出话来。大傻愣愣的望着赤裸的亲娘,像是不认识一般;平日里娘都是穿着衣服,看起来就是娘的样子。如今光溜溜的一丝不挂,倒像换了个人似的。-

-  他傻乎乎的呆了半晌,才开口道∶“娘,你怎么自个脱光掉进陷阱了?”明秀一听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她斥道∶“大傻,别呆站着,快将娘解开放下来!”大傻答应一声,笨手笨脚的就来替她解缚,但绳子好解,铐子却难除。大傻弄了半天,手上的铐子除下了,但脚上的两个铐子,可就是弄不下来。明秀此时心情大定,便要大傻别慌,慢慢想办法。-

-  其实大傻从小就跟着王老汉弄这些东西,根本就熟悉的很,只是解开铁铐需要一些必要的工具,他如今仅凭双手,自然是事倍功半了。大傻初次见到女性的裸体,只觉说不出的兴奋;他智力虽有问题,但生理发育却异乎寻常的好,雄性的本能,使他对女体自然产生浓厚的兴趣。-
-
  尤其在解缚过程中,接触到明秀柔嫩的肌肤,更使他有一种奇妙的舒适感。在他单纯的脑筋里,眼前赤裸的娘,和平日熟悉的娘,是不一样的。-
-
  明秀哪里知道白痴儿子的白痴想法?但她女性的本能却告诉她,眼前的儿子已不是单纯的孩童;因为他的裤裆部位,简直鼓的太不像话了!大傻握着明秀的腿,慢慢的解那铐子,触手一片温暖滑腻,使他益发感觉舒适。他自然地转动身体,调整角度,下体也贴近明秀的身体,一顶一顶的磨蹭了起来。
-
-  明秀感觉到儿子的粗大壮硕,那热乎乎的肉棒虽然隔着裤子,但仍使她产生出强烈的悸动。相较于公公的无耻贪婪,儿子显得是那么的腼腆羞怯。看着儿子稚嫩的面庞,她不由自主的涌出一股母性的温柔。此时大傻终于解开她右脚的铁铐,乍获自由的右腿,疲劳反射的屈起,勾在大傻的腰际,形成一种极度猥亵的淫秽姿态。-
-
  大傻由于便于为明秀解铐,因此背对着坐在她两腿之间;他左手托扶着明秀的左大腿,而明秀的右腿又勾在他的腰际;这姿式使得明秀的下体,紧紧的贴在大傻的后腰。赤裸裸的明秀,由于大傻的碰触,而起了阵阵的颤栗。蓦地,明秀的左脚重获自由,在疲劳反射下,就如同右脚一般,也屈起勾住大傻的腰际。满脸迷惘的大傻,在亲娘赤裸双腿环夹下,终于顺从了他男性的本能!他迅速脱下衣裤,转身面对赤裸裸的亲娘。-

-  明秀望着大傻壮硕的身体,与稚气未脱的面庞,心中并无丝毫的畏惧;相反的,她反而有一种复杂的爱怜情绪。这傻儿子长大了,但他却注定无法像正常人一般,娶妻生子,也无法知道女人的滋味,这是多么残酷的事情啊!如果亲生的娘都不肯帮他,那还有什么人会要他呢?她沉溺于母性的思维中,自我感伤;大傻却已赤裸裸的,紧压在她的身上。
--
  拥抱赤裸、温暖、棉软的女体,使大傻产生愉悦的快感;亲娘柔嫩的身躯,唤醒他幼时的记忆。他贪婪的吸吮饱满的乳房,轻轻啃咬樱桃般的奶头;那钜大翘起紧贴肚皮的阳具,也如烙铁一般的熨烫着明秀的小腹。明秀荡漾在母性的梦幻中,但旺盛的欲情却也在她体内,悄悄的升起。
-
-  大傻就像幼时一般,对她充满依恋;但发育成熟的男性器官,却凶悍的冲撞她隐密的爱巢。她爱怜的分开双腿,但无经验的大傻仍不得其门而入。他焦躁的不停尝试,梦呓似的呼唤着亲娘;明秀听他无助的叫娘,心都要碎了,她伸手握住儿子的男根,温柔的引导他进入自己湿滑饥渴的小屄屄。
--
  大傻一旦进入,立即如鱼得水。智障儿天生拥有更多的兽性本能,他勇猛的抽插,次次均直顶到底,明秀很快的便踊起官能之波。阵阵舒畅的感觉,不断撞击着她的敏感部位,她紧拥着爱子,双腿也高高的翘了起来。大傻感到阳具好像要爆炸一般,一股奇妙的舒适感觉,迅速的聚集龟头,他猛的一阵哆嗦,童子之精狂喷而出,尽数献给了他生身的母亲。
--
  明秀承受了爱子强劲的初精,无论是身体心理,均达到高潮的颠峰;她不停的颤抖,阴部肌肉也强劲的收缩。爱子终于尝到了女人的滋味,而那个女人就是自己。她怀着慈母牺牲奉献的精神,满足的陶醉在情欲的波涛中。-

-  初尝滋味的大傻,揉搓着慈母嫩白的大奶,亲吻着慈母柔软的嘴唇;他再度将怒耸的阳具,插进慈母那鲜嫩湿滑的小屄屄。兽性的本能极度的发挥,明秀的身躯在爱子抽插之下,又复蠕动了起来。-

-  三、奸情败露,公公施胁迫明秀无奈,一女侍三夫
-
-  王老汉好不容易才找到藉口脱身,他匆匆忙忙的赶到工寮,却已不见明秀人影。他心里又惊又疑,不知媳妇到底是为人所救,还是自己独力挣脱。突然一股腥膻味冲入鼻端,他提起油灯在炕上仔细照了照,只见有几摊干了的渍痕,及数根掉落的阴毛。他不禁勃然大怒,心想∶’自己辛辛苦苦经营的成果,竟然让人给捡了现成,他娘的!不知这王八蛋究竟是什么人?‘他怒气冲冲的回到家中,见媳妇和孙子正在那聊天,心头不禁稍安。他心中暗揣∶’媳妇平安回来就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明秀见他回来,狠狠瞪他一眼,转身进屋去了;王老汉自觉无趣,便也回房睡觉。
-
-  丁旺兴冲冲的捎了十块大洋回来,明秀与王老汉俩都高兴万分。当时物价便宜,一块大洋可换560个铜钱,一碗面不过5个铜钱,因此十块大洋对农村居民而言,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呢!小别胜新婚,当晚两人翻云覆雨,丁旺格外的兴奋,明秀也舒服得叫起床来;王老汉与大傻,听见明秀压抑不住的浪叫,两人各有所思,不但睡不着,还整整难过了一夜。
--
  丁旺回来只过了几天,又有人来请;他手艺精良,竟然作出了小小名声。这回工期两个月,管吃管住,还有四十块大洋的工钱;对方先付一半,计二十个大洋。一家人喜得要命,尤其是王老汉与大傻,更因另有所图,而格外的兴奋。-

-  王老汉原本担心,明秀将自己的丑事告诉丁旺,但由丁旺的神态看来,明秀似乎并未将丑事外泄。这使他更加相信,明秀根本不敢将这事抖出,毕竟她也是怕丢人的嘛!但丁旺出门七八天了,他却始终没有机会和明秀单独相处。明秀总是刻意避开他,或拉着大傻作伴,王老汉心想∶’难道就这么算了?‘明秀拉着大傻作伴,虽避开了公公的纠缠,但却引起另一方面的困扰。初尝滋味的大傻,根本无法克制自己的冲动,他单纯的脑筋,也分不清楚时间地点。他只要一冲动,立刻就掏出家伙往明秀身上乱顶。明秀为此大为担心,要是让旁人知道,她和大傻母子乱伦的丑事,那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

-  王老汉实在憋不住了,这天他趁明秀不在,溜进明秀卧房,藏身床下。过了半晌,只听明秀和大傻说着话,走进屋来。
-
-  明秀∶“大傻,娘跟你讲过几遍啦?你怎么老不听?要是给人瞧见了那还得了?”
--
  大傻∶“我也没怎么地,有啥关系?”-

-  明秀∶“还说没怎么地,看看!娘叫你弄的一身脏……”
--
  王老汉在床下听媳妇与孙子闲聊,觉得没趣的很;但有些话听来,却又显得有些尴尬暧昧,使他不禁疑窦大起。难道那天竟是大傻这小子救了明秀?他在床下,一边听一边向外窥视,由于角度关系,他只能见到两人膝盖以下的部位。此时只见明秀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大傻竟然也跟了过来,坐在明秀身旁。
-
-  只听“啪!”的一声,似乎是大傻挨了一巴掌,接着就听明秀说道∶“你要死啦?还不出去看看,你爷在不在!”-
-
  王老汉只觉莫名其妙,心想∶’媳妇怎么关心起我来了?‘此时方才出去的大傻,兴冲冲地由外头跑进来,他将房门栓上,然后道∶“爷不在,咱俩莫管他啦!”王老汉只见两人的脚一下都不见了,头顶上的床板却“嘎啦嘎啦”的响了起来。这一家伙可把王老汉给气坏了,娇滴滴的媳妇,宁可让大傻这白痴糟蹋,却不肯孝敬他老人家,他娘的……王老汉在床下生闷气,床上却是热闹的紧。大傻趴在明秀胯间,津津有味的舔着明秀的阴户,明秀不时发出一两声快意的轻哼。一会大傻提枪上马,床板立刻激烈振动起来,约莫一盏茶的光景,只听明秀断断续续的叫道∶“大傻……快一点……用力啊……唉哟!……好……好……嗯……”-
-
  接着就是哼哼唧唧的呻吟,及浊重的喘息声。床下的王老汉可耐不住了,他悄悄的从床下爬了出来,探头往床上望去。
--
  只见大傻趴在明秀身上,正喘着大气;明秀两条丰盈的大腿左右缠绕,勾在大傻的腰际。一会,两人搂着说起话来。-

-  大傻∶“娘,你舒不舒服?”-

-  明秀∶“傻孩子,不舒服娘怎会搂着你?”-
-
  大傻∶“娘,我比爹强吗?”
-
-  明秀∶“……嗯……你爹可没你这么大……”-

-  大傻∶“爷的也很大,娘给爷弄过吗?”
-
-  明秀∶“别胡扯!娘怎能给爷弄?他不是好人,老想欺负娘……”-

-  王老汉越听越生气,他猛一下站起身来,床上的那对母子差点没给他吓死。
--
  明秀脸色苍白,筛糠般的直抖;大傻则目瞪口呆的望着他。一阵沉默后,王老汉说话了∶“你俩作出这等丑事,要是传出去,不但邻里饶不了你们,就是我和丁旺,也没法子作人。俗话说家丑不外扬,我也没这个脸向外头说……”他顿了顿,又望了望明秀,接着道∶“事情既然作出来了,就算打死你们也没用;你们自己要当心,千万不能让外人知道……大傻,你明白吗?……好……明白就好……嗯……你先回房睡觉,我还有事跟你娘说。”-

-  大傻拎着裤子,一溜烟的便窜了出去,王老汉望着待宰羔羊般的媳妇,不禁露出猥琐的淫笑。
--
  他回头将门栓好,老实不客气的,便脱衣上床。他搂着失魂落魄的明秀,一边抚摸她嫩滑的身躯,一边说些淫秽的话语。被抓到把柄的明秀,又惊又怕,只得委屈的顺从。
--
  王老汉∶“你竟然和自己儿子乱搞……大傻弄得你舒服吗?”
--
  明秀∶“……我……”
--
  王老汉∶“嘿嘿!你和大傻是怎么搞上的?快说啊!”-

-  明秀∶“……我……您……就……放过我吧……”
-
-  目睹媳妇和智障儿子乱伦,使王老汉的心理产生一种变态的亢奋,他喃喃自语的道∶“明秀,让我也当你儿子好了!娘,疼疼儿子吧……”他开始慢条斯理的在媳妇身上舔吮抚摸。再次接触媳妇的身体,使他格外的兴奋。他嘴里不停的叫娘,双手却肆无忌惮的掏摸“娘”的敏感禁区,“娘”这个充满特殊意义的字眼,带给他一种禁忌的刺激。
-
-  明秀软弱无力地蜷曲着身体,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是如此敏感。公公细腻迂回的挑情,与大傻的粗犷狂野又大不相同,那种轻柔舒缓的滋味,让人情欲勃发,忍无可忍。那灵巧的舌头,和乱糟糟的胡子,在她身上到处刷啊舔的,使她又趐又痒全身颤栗,那股子搔痒直透肌肤深层,竟牵引得下阴深处,起了阵阵的痉挛。-

-  明秀此时欲念勃发,口干舌燥,她双手不自觉的作势欲搂,雪白的大腿,也不停的开开合合摇摆晃动。王老汉见她欲情难耐的媚态,便站起身来扛着她那嫩白的大腿。他腰臀使力向前一挺,只听“噗嗤”一声,那根老当益壮,又粗又大的宝贝,已尽根没入明秀的湿滑穴内。-

-  王老汉加快速度,狠狠的抽插,明秀雪白的大腿越翘越高,丰满的臀部,也不断地挺耸迎合。-

-  一会儿功夫,她全身颤栗,唉唉直叫,露出欲仙欲死的销魂媚态。王老汉只觉小屄屄蠕动,紧裹阳具,龟头阵阵趐麻,不由得一阵抽搐,射出滚滚阳精。两人颤栗抖动,紧拥亲吻,均觉酣爽畅快,飘飘欲仙。-

-  大傻这几天可苦了,自从被爷爷捉奸在床后,娘便成为爷爷的禁脔,他根本就没机会再和娘温存;这使得初尝女性滋味的他,难过的简直要发狂。这会爷爷又将娘叫进房去,想到娘白白嫩嫩的大奶,湿漉漉滑溜溜的小屄屄,竟然让爷爷摸啊插的,他不禁痛苦万分。怪不得娘说“爷不是好人,老想欺负娘”,哼!他现在也欺负起大傻来了。娘明明就是我的,爷凭什么霸着?-
-
  王老汉自从那日拿到把柄后,便肆无忌惮的奸淫媳妇,他只要兴致一来,就算大白天,也照样将媳妇叫进房狎弄一番。媳妇虽然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但过程中婉转娇啼的媚态,却使王老汉相信,媳妇其实心里也是愿意的。这会媳妇在他胯下,娇声急喘,浑身乱扭,不是摆明了舒服的要命吗?他望着淫靡荡人的媳妇,心中不禁暗想∶’哼!这娘们就会装模作样,真给肉棒一捅,还不是原形毕露!‘趴在门边偷听的大傻,只觉体内燥热难过,胯下肉棒更是肿胀欲裂;此时一阵熟悉的哼唧声,断断续续的传来,使他脑际立即浮现出明秀赤裸呻吟的影像;他忍无可忍,猛地推门闯了进去。正处紧要关头的二人,似有所觉,但却并未停止动作。王老汉仍努力的作着最后冲刺,明秀则两眼蒙的高翘着双腿;直到一阵激烈的抖颤抽搐后,两人才注意到闯入的大傻。
-
-  王老汉轻蔑的道∶“怎么?你这傻小子忍不住了?来!反正爷也完事了,你想要,就上来吧!”明秀腼腆的红着脸,还没说话,大傻一个虎跳已跃上了床。他一把推开王老汉,两三下就脱的精光,紧接着搂着明秀就猛插起来。一旁的王老汉看的眼花撩乱,心想∶’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难怪媳妇疼他!‘大傻趴在明秀身上快速的抽插,就像打桩一般,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深。明秀那丰腴嫩白的双腿,原本平放床上,但只不过一会功夫,便已高举至大傻的肩膀。春心荡漾,淫欲勃发的明秀,只觉一波波无穷无尽的快感,不断随着阳具的冲刺,被送入自己体内。她腾身而起,紧紧抱住大傻的脖子,丰腴嫩白的臀部,也疯狂的摇摆起来。-
-
  王老汉见这出活春宫竟然如此精彩,也不禁淫兴勃发,他一边套弄着阳具,一边暗想∶’没想到在一旁看着,也这么刺激;媳妇如此风骚,我一个人怕也喂不饱她。以后干脆叫大傻一起,三个人一块玩算了!‘当晚三人便一床睡了,明秀有些害羞,闭眼装睡。大傻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他两三下就将明秀剥的精光,趴下就猛舔明秀下体,明秀给舔得忍不住,哼了起来。王老汉一旁看了动火,裤子一脱,就将大放置明秀嘴中,明秀自然的也就吮了起来。三人行果然乐趣无穷,此处不再细表。-

-  这一夜,明秀的后庭也给开了苞;她虽痛得哀哀直叫,但没几天已能领略个中滋味。
-
-  三人从此夜夜春宵,就只瞒着丁旺。其间丁旺偶尔回来,王老汉及大傻便主动退让。不久明秀怀孕,隔年就生了个胖小子,取名小宝。大傻问明秀,小宝是他什么人?明秀说∶“你叔叔、你弟弟、你儿子,都有可能。”大傻听了,摸着光头直笑。-

-  丁旺得子乐不可支,王老汉及大傻一样笑得合不拢嘴,一家人和乐融融,也算是家和万事兴了!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