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苏娜之秘
苏娜之秘

苏娜之秘

????
-  何碧月眼中涌起无穷的柔情,轻轻点点头。
-  龙少军亲了一下她的脸蛋,道:“我知道你也想,只是时间不够也,晚上,我一定把这几天的损失补回来,你可要等我。”
-  如果换了另外一个女人,也许会被龙少军如此赤裸裸的话说得娇羞无比,不过,何碧月却不同,她的体质特别,情欲极强,可能也只有龙少军才能满足她,闻言反而露出喜色,狠狠地点点头。
-  龙少军道:“现在,我去看看魏姐她们,你先工作。”
-  何碧月含笑地点头。-
  龙少军走出何碧月的办公室,对大厅里几位美女挤眉眨眼,逗得她们咯咯直笑,在她们的热切目光中出了大厅,朝对面走去。
-  龙少军先路过财务室,伸头看了一眼,财务主管梅雪珍坐办公桌里面,正在看着电脑屏幕。
-  龙少军观看着梅雪珍,今天,梅雪珍的长发高挽在脑后,露出修长白晰的天鹅脖,一张瓜子脸略施脂粉,弯弯的细眉下,一对眼睛明若秋水,上身穿着一件米黄色的职业装,上身是窄小的短裳,让她那丰满的酥胸更加挺拔,由于在专注看着电脑屏幕,整个人看上去显得庄重、典雅。
-  龙少军暗暗赞叹她的美丽,心中也是得意无比,还是自己目光如炬、洞若观火啊,一见到她就发现了她的美丽,把她拉到玉瑞祥公司,不然,如此美女很有可能为了工作成为别人的小秘、情妇、二奶,自己可就少了一个机会了。-
  前进两步,龙少军轻咳一声。
-  梅雪珍微微侧头,一见是龙少军,眼睛一亮,立即站起身,恭敬道:“龙董好。”
-  龙少军朝里走去,摇手道:“雪珍啊,我已经说了几次了,要叫我少军,叫我龙先生也可,就是不要叫我龙董,好像我很老似的,实际上我才十八岁多,还没有交女朋友呢。”
-  听龙少军说他还没有交女朋友,梅雪珍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继而摇头道:“龙董说笑了,你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定是骗我的。”
-  龙少军正色道:“怎么会骗你呢,我可是一个正直热血、诚实可靠的老实人,从来不会说谎的,想起来,你有所怀疑也有道理,像我这种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头脑灵活、待人热诚的少年俊杰,一定有许多异性追求,不过,我可是溺水三千,只取一瓢,只等生命中的那一位出现。”说着这里,龙少军抬头挺胸,体内阴阳和合神功急转,脸上充满正气,目光凝着远方,显得无比悠远,一幅我就是当代柳下惠的形象,看得梅雪珍眼中异彩直闪,心动不已。-
  龙少军突然一转头,紧紧盯住梅雪珍,目光吸着她的双眼,直刺入她的心底,缓缓道:“你知道吗,那天在人才市场刚看见你时,我心里就升起一种熟悉感,就好像,好像那一句什么,哦,就是那句前世相识今世再见,对,就是这种感觉,所以,我在那一刻就认定了,你就是我今生的唯一!”
-  “啊!”梅雪珍惊得张开小嘴,傻傻地望着龙少军,一时间头脑里一片空白,已经失去了思维。
-  龙少军眼睛一转,头一伸,嘴巴已经吻住梅雪珍的小嘴,舌头伸进她的小嘴中搅动几下,又收回去,后退两步,道:“雪珍,现在你知道我的心了,这就算是我们的定情之吻,我还有事,先过去一趟,嗯,有空我再约你。”说着,不待梅雪珍反应过来,扬长而去。
-  十几秒钟后,梅雪珍才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连忙用手掩住小嘴,眼睛茫然地望着大门,良久后才回过神来,嘴角竟露出一丝微笑,轻声道:“真的是前世相识今世再见吗?”舌头伸出小嘴,在小嘴四周灵巧地旋转一圈,突然狠狠道:“他,他竟夺去了我的初吻,我该怎么办?”无力地坐回座位,开始在那里发呆。
-  龙少军得意洋洋地从梅雪珍的办公室走出来,迈着轻快的步伐朝魏玉燕的办公室走去。
-  来到魏玉燕的办公室外,龙少军就见魏玉燕的办公室关着,再前进几步,就到了张丽佳的办公室,这里的门虚掩着,里面传来张丽佳的声音。
-  龙少军也不客气,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在张丽佳的办公室里,除了她外,还有董事长秘书杜凤兰、魏玉燕、总经理秘书谢春霞及利圣亚集团的苏娜。希欧。
-  感到房门推开,却没有人敲门,张丽佳与魏玉燕立即知道是谁进来了,因为整个公司只有一个人敢这样做,那就是龙少军。-
  两人立即抬起来,惊喜的望向龙少军。-
  龙少军对魏玉燕和张丽佳微笑着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杜凤兰与谢春霞侧过头,对龙少军抱以微笑,一边问候道:“龙董好。”
-  龙少军打量着杜凤兰与谢春霞。-
  杜凤兰的长相甜蜜,一张瓜子脸白洁如玉,因微笑着对龙少军问好,两腮露出两个小酒窝,显得清纯可爱,看得龙少军爱怜之心大起,心中想入非非。而谢春霞则长得文静高雅,虽然在向龙少军问好,但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玉脸微红,连忙低着头,一幅胆怯的模样,龙少军心里立即升起一种想要蹂躏她一番的变态冲动,连忙运转能量,把心中的旋绮压下去,一脸正色,道:“两位好,不过,以后要记住要,叫我龙先生则可。”-
  两女当然不会与龙少军作对,轻轻点点头。
-  龙少军的目光转到苏娜那张玉雕般的脸蛋上,眼神吸住她那蔚蓝色的眼睛,好像要看进她的内心深处,同时,阴阳和合神功急速运转,一丝若有若无的阳气通过目光刺入苏娜的眼中。
-  苏娜只感到自己眼睛一热,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眼睛钻进了她的心底,然后又消失不见,心情却跟着一荡,只感到龙少军好像已经印在了她的心上,隐藏在体内的能量立即发动,那一丝反常的情绪立即消失不见,能量从眼睛射出,反攻龙少军。
-??
-  龙少军只感到一丝能量夹杂在苏娜的目光反射入他的眼睛,意识一动,在一瞬间进入经脉,开始观察那些进入的能量。-
  龙少军只感到那些进入体内的能量全是一颗颗泛着白黄色的颗粒,调动一颗金系能量颗射向其中一颗颗粒,还没有射近,就被无形的能量反弹回来。-
  龙少军意识一动,一颗木系能量颗粒再次射向黄白色能量颗粒,依然被排斥。
-  龙少军接着调动水系、火系、土系能量颗粒,依然被排斥,现在,他已经得出一个结论,苏寻拥有的能量不会是金、木、水、火、土五系能量。-
  下一步,龙少军调动一颗光明能量颗粒扑向那些泛着黄白色的能量颗粒,没想到那些黄白色的颗粒一遇到光明能量颗粒,就犹如游子见到慈母一般,自动朝着光明能飞射而来,融入光明能量颗粒里面,立即消失不见。
-  “光明系能量。”龙少军终于明白苏娜身怀的是什么能量,当然,也不能说苏娜体内的能量就是光明能量,而是属于光明能量一系,也就是光明能量的变种,并不纯正,这世上可能没有人类能拥有纯正的光明能量,据说只有天使才拥有纯正的光明能量,人类只能拥用光明能量的变种,威力小了不知多少倍。
-  下一刻,龙少军的意识已经从经脉中回到大脑中,说起来很长,但实际上从龙少军开始探测那此能量到确定是光明能量的变种,所用的时间不过一瞬间,在旁人的眼中,龙少军并没有任何异样。-
  苏娜能量反攻只是下意识的条件反射,在一瞬间也就停止发动,眼睛的光芒消失不见,与常人无异,如果不是龙少军的修为太高,而是身具七种能量,根本不可能发现,换了人,就是七级异能者,也会以为是错觉。
-  龙少军思维急转,现在,他对利圣亚集团的情况越来越有兴趣,利圣亚集团总裁奥德格尔身怀变种的黑暗能量,而他的特别助理苏娜却身怀黑暗能量的死对头光明能量,这两种能量天生就是死对头,可以说,是绝不可能站在一个战壕里的,有的只是战斗,消灭对方。当然,万事也没有绝对,为了爱,黑暗能量异能者与光明能量异能者也许会走在一起,但这种情况非常少,这种情况可以称之为天使与魔鬼相爱,那会遭到光明能量异能者和黑暗能量异能者共同追杀的。
-  对于光明能量异能者与黑暗能量异能者,在东方的界线却不很明显,也就是双方并不是绝对不能相处,其原因是因为东方灵异界拥有光明能量与黑暗能量的异能者极少,历史上很少有光明能量异能者与黑暗能量异能者因为能量的属性不同而发动大型的战争,双方的仇恨并不重,所以,暂时能忍受对方。
-  而西方,则主要以光明能量和黑暗能量异能者为主,教庭就是光明能量的表现,而黑暗理事会、血族却是黑暗能量的表现,两者自从有异能者开始,就在斗争,以人类来说,从人类出现之日起就开始斗争,历史上,无数次大型的战争都是光明能量异能者与黑暗能量异能者在后面支持,双方都想把对方消灭,可说是誓不两立。而在人类之前,据传说有神、魔等,他们的斗争,主要就是光明能量与黑暗能量的斗争。-
  以龙少军的了解,在西方的历史上,大多数时候都是光明能量异能者战胜黑暗能量异能者,而现在,西方的主导者就是光明能量异能者,也就是教庭。而黑暗理事会、血族则只能在暗中活动,不敢正面与教庭相对抗,说起来,这种情况就跟Z国魔门一样,只能在暗中活动。不过,Z国的魔门与西主的黑暗理事会和血族不一样,他们的异能并不是以黑暗能量为主,说到这里,又要说到Z国古时的百家争鸣,魔门就是其中一部份门派,学术的不相融,就导致理想背驰,就引出谁说了算的问题,最后的结论当然是谁的拳头硬谁说了算,然后就是战争,出现胜利者与失败者。胜利者要把失败者消灭干净,而失败要想报仇,双方斗争上千年,胜利者力量强大,以光明正大的形象出在世人面前,就成了正义的代表,而失败者力量稍弱,就只有夹着尾巴做人,在阴暗的角落搞破坏,当然就变成了邪恶的代表,而圣门就变成了世人口中的魔门。-
  现在,奥德格尔是黑暗异能者,而苏娜是光明异能者,他们绝不可能是情人,而西方现在的教庭正在大肆消灭黑暗理事会和血族的人,双方不可能握手言好,所以,得出一个结论,苏娜应该是教庭、政府或者某一光明系势力到利圣亚集团的卧底,按利圣亚集团的规模,必定有一个异能势力在背后撑腰,也许是某一黑暗势力敛财的工具,苏娜一方可能是这个势力的对头或政府在打黑。
-  由苏娜的光明系能量,龙少军想到了学校那个羞花孙玉环,她身怀黑暗能量,倒不知是哪一方势力的人,以后还要认真追查一番。
-  因为知道了苏娜的秘密,龙少军心情大好,苏娜可是一个典型的西方美女,如果能弄到手,一方面圆了自己进行东西方大融合的崇高理想,另一方面,则可以探出一些利圣亚集团的秘密,也许在某一天能利用上。以前,他常常在苏娜面前使用阴阳和合神功,却没有一丝作用,而且由于他的事多,没有时间与她联络感情,偶尔有时间,想接近她,却被她以冷眼拒绝,现在,就可以以此来要挟她,迫得她与自己约会,一步步侵占她的防线,只要把她弄上床,以他的阴阳和合神功的威力,还怕她不就范吗。
-  想起苏娜那高挑丰满、傲世的身材,白如凝脂的肌肤,就令人心痒骨酥,如果摸上去,不知会爽到何种程度,这真是令人期待不已啊。龙少军意淫着,不知不觉,眼睛开始发出绿光,嘴角上翘,微出一丝淫笑,嘴角竟有一丝唾液开始凝聚。-

--
  苏娜正在惊疑不定,猜测先前龙少军看她时为何有一丝不安,恍眼间,却看见龙少军那一幅猪哥相,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恼色,狠狠地瞪着龙少军。-
  龙少军的脸皮非常厚,美女在瞪着他,他却没有一丝自觉性,还在打量着苏娜那高耸的酥胸,一边赞叹道:“苏娜小姐,几天没见,你可是更加美丽了。”
-  苏娜脸上的恼色更浓,毫无感情地淡淡道:“多谢龙董夸奖。”就不再言语。-
  龙少军碰了个软钉子,依然是面不改色,向天打了个哈哈,道:“看到苏小姐,小弟就想起了前几天见到的一个人,他是一个洋人,正在街头卖艺,他自称会西方教庭的圣光护体,非常厉害,一发功,体外会出现一层亮光,刀枪不入,我感到非常不可思议,就跟他聊了一会儿,问起他为什么流落街头卖艺,他说他曾到一个公司应过聘,还当过公司高层,但却为另外一个组织收集情报,被发现了,在原来的地方呆不住,就逃到这里来了。”-
  苏娜的脸色立即变得难看无比,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哦,圣光护体,我曾听人说过,好像是西方教庭的说法,但那只是传说,就好像你们东方的仙神传说一样,根本当不得真,想不到你竟遇到了。”
-  龙少军笑道:“我也是这样想啊,怎么我就遇到这种事,所以我就顺便说一下,没别的意思,只是为那人不值,本来一身本领,干吗去当卧底,幸好他逃得快,不然就惨了,我曾看过一则文章,那上面说,卧底,也叫奸细、细作,江湖上最恨的就是这种见不得光的人,一旦发现,剥皮抽筋、挖眼割舌、车裂腰斩、活埋凌迟,无奇不用,无比残忍,想想都不寒而颤啊。”
-  苏娜脸上的肌肉抽动几下,强笑道:“龙董太会说笑了,那些都是古时的刑罚,现在哪里还会有。”
-  龙少军见苏娜已经受到教训,不再逼她,侧过头,道:“张姐,你们在开什么会啊?”-
  张丽佳道:“我们正在商讨招聘人员的事,你来得正好,可以为我们出一些主意。”
-  龙少军点点头,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顺便接过杜兰凤递过来的水杯。-
  张丽佳对龙少军道:“既然少军来了,我就再把这里的情况说一下,本来现在是商讨招聘人的事,顺便给你说说公司的其他情况。现在,我们公司已经与意大利利圣亚公司签定了初步协议,所以,就面临资金、场地和人员的问题需要解决。资金,我在致远公司那里借了一百万,玉燕到大业珠宝那里借了五百万,贷款一千万,你给了五百万,原来有一千多万,现在,我们能够动用的资金足有四千万左右,我们需要的资金除了本身的开销外,还要满足利圣亚公司提出的条件,财务部估算了一下,我们在三个月内需要的资金共为一亿左右,还差六千万,胜男说剩下的资金包在她的身上。现在,我们已经在S市租到了商场,也派人到其余九个大城市去寻找商场,已经有几个地方已经联系到了商场,正在洽谈之中,相信应该很快就定下来,所以,现在我们需要的则是大量的管理人员和营销人员,先前正在讨论该招聘人员的事。”-
  龙少军道:“在这里只需招聘一些管理人员就够了,不过,那些衣货物都是高挡衣服,一件就上千元,有的达万元,想打这些货主意的人也不少,所以,各地的保安人员比较重要。”
-  张丽佳点头道:“少军说得不错,我们也在考虑保安的事,我们准备招聘一批退伍的军人,然后分配到各地,再在当地招聘一些人,应该够了。”-
  龙少军道:“招聘退役军人当保安的办法不错,那些退役军人素质应该不错,组织性比较强,稍加训练,应该可堪大用,这样吧,我来训练他们。”-
  张丽佳与魏玉燕知道龙少军的性格,对他主动要求训练那些保安也比较惊异,不知他想干什么。
-  而苏娜也以惊讶的目光望着龙少军,眼中出闪过一丝思索。
-  龙少军笑道:“你们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难道你们不知道我对玉瑞祥公司已经快操碎了心吗,就是在上课、吃饭、走路、睡觉时,也在考虑玉瑞祥公司的发展,这不,刚下课,就到这里来了。”-
  对龙少军厚颜无耻的话,张丽佳与魏玉燕无言以对,她们当然知道龙少军并没有在学校上课,但到哪里去了,她们也不清楚,不过,但她们也知道,在龙少军身上有许多迷,再加上现在她们已经被龙少军彻底制服,根本不会去追问他的行踪,对于龙少军要训练玉瑞祥公司的保安,她们当然不会反对。-
  张丽佳道:“好吧,少军就负责训练公司的保安,至于地点,这里我们办公室里面积不够大,无法在这里训练,你说在哪里?”-
  龙少军想了想,道:“这样,我们去租一个训练场地,你们这几天就负责招一些退役军人,最好原来是特种兵那种,他们的身手不错。”
-  张丽佳点点头,道:“这几天我们就会开始大量招聘各类人才,其中保安每一个商场八人,十处商场八十人,其中两人在这里招聘,其他是则在当地招聘。”-
  龙少军道:“不用在当地去招聘,全在这里招聘,便于我同时训练。”
-  张丽佳当然听龙少军的,立即道:“好,我们就在这里招八十名保安。”-
  对于龙少军说什么,张丽佳就应什么,苏娜也感到奇怪,他也知道玉瑞祥公司共有四位董事,其中欧阳胜男没有对外公布,但却没有瞒她,因为中市刑警大队队长,所以不能管事。张丽佳为董事长,负责全面工作,魏玉燕为董事兼总经理,负责公司的具体操作,而龙少军,则好像是一个二世祖一般,只投资,却从来不管事,说他不管事也罢,不来就行了,这种情况有别的公司也有。-
??
-  龙少军却常常到公司来,只是他不是来上班,而是利用身份之便,与公司的美女打得火热,一般看不到他,看到他的时候,他几乎就在那些美女职员桌边转动,其中所用时间最多的就是在业务主管何碧月那里。在她看来,那是骚扰女性员工,在国外,是一种侵犯人权的罪行,不过龙少军并没有实质性地侵犯那些女职员,只是与她们谈笑而已,说起来,通过了解,她对龙少军也非常佩服,因为那些女职员一说起龙少军,个个是眉飞色舞、娇笑不断,有时说着说着,就开始咯咯地笑起来,然后开始讲起龙少军的幽默,听得她也忍不住露出微笑。
-  综上所述,苏娜得出一个结论,龙少军就是玉瑞祥里的一颗耗子屎,破坏了一锅汤,总体形象就是一个嘻皮笑脸、吊儿郎当、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好色之徒,这种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玉瑞祥有这样的董事,定要多出许多事端来,以她的想法,应该像对待恶瘤般割掉。-
  只是,她却不明白,为什么张丽佳与魏玉燕从来没有指责过龙少军,好像默认他在那里乱来,平时,任何事也不找龙少军,不过,现在龙少军要求做事,她们立即就满足他的愿望,也不管他做不做得到。
-  苏娜想到这里,突然想起龙少军先前讲的故事,心里一慌,她当然明白龙少军说那一段话的意思是什么,只是想不明白自己哪里出了问题,竟让龙少军发现了她的秘密,她可是经过特别训练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隐藏自己的能量,可以说,达到她这个境界的人,就是八级高手也不一定能发现她身怀异能,只是,现在好像却暴露了,身怀光明系能量的暴露,对她来说,情况就非常不妙,首先,再也不可以呆在利圣亚集团内,以前的努力将付之东流,而且,将会受到利圣亚集团的追杀,因为她或多或少也掌握了利圣亚集团的秘密,就是没有,利圣亚集团的人也绝不会放过她这个奸细,到那时,她只有回组织,从此改头换面,只是这样一来,组织要想探测利圣亚的情况就更不容易了,因为截止现在为止,只有她才达到了利圣亚的高层,可以参与一些秘密,如果暴露身份,就是会打草惊蛇,以后,以利圣亚组织的严密,休想再打入他们高层的机会。
-  微微抬头,苏娜看向龙少军,却见他正色迷迷地望着她的酥胸,怒火立即涌上脑门,差一点就想暴露武功让那家伙受点教训,不过,一想到龙少军知道了她的秘密,顿时泄气,转念一想,不知道他到底知道了些什么,一定要弄清楚,而要想弄清楚,就必须接近他,要接近他,只要牺牲一些色相,以龙少军的淫溅,一定会上钩的,只要弄清楚那家伙到底是真的知道还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是不是针对着自己而来,到时再采取措施,为了保密,说不得要对那个色狼采取措施,最好是挖掉他那对色迷迷的贼眼,拔掉他那根油腔滑调的舌头,再将他千刀万剐。苏娜狠狠地想道,脸上却露出一丝挑逗的微笑,还把那像巨峰一般的酥胸有意挺了挺。
-  龙少军倒抽一口冷气,嘴中喃喃道:“啊,巨峰啊!巨峰啊!”
-  杜兰凤与谢春霞也感到苏娜与龙少军之间的气氛不对,一侧头,就看见苏娜在挺胸卖骚,再转头一看,正看见龙少军正眼冒绿光死死盯着苏娜那高耸的酥胸,两人立即面色通红,哪里还敢再看,低头不语。
-  张丽佳与魏玉燕当然看见龙少军与苏娜之间的关系暧昧,两人的脸色顿时转黑,虽然她们俩明白龙少军的战斗力不是她们能承受的,也有接受众多姊妹的心理准备,但那两人在讨论公司大事的会场上,就如此放肆地表现出男淫女荡,也大胆得过分了一点吧。
-  魏玉燕轻咳一声。-
  龙少军这才反应过来,一侧头,就看见张丽佳与魏玉燕正以幽怨的目光盯着他,尴尬一笑,搔搔头,道:“刚才想到重要的事,一时出神,哦,说到哪里了,对,我去找场地训练那些保安。”
-  魏玉燕与张丽佳把龙少军没有办法,只能暗地里叹气。-
  张丽佳把目光转向苏娜,道:“苏娜小姐,你是利圣亚公司的代表,不知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苏娜现在哪有心思说公事,闻言摇摇头道:“没有。”-
  张丽佳道:“好吧,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快下班了,凤兰,你打电话叫餐厅送餐饭上来,吃过饭,我们还有加班。”
-  龙少军立即问道:“啊,张姐,你们还要加班,不是基本上没有事了吗?”
-  张丽佳没好气地瞪了龙少军一眼,道:“我们哪有你的好命,公司的办公室才装修好几天,所有的工作才开始,投资上亿的资金,涉及全国十个大城市,事情会少吗,公司的员工每天都在加班,就是没有看见你做事。”
-  龙少军笑了起来,道:“小弟才疏学浅,对经营之道不通,所以放手让你们大干,如果在这里,反而碍手碍脚,让你们感到压抑,从而放不开,所以,很自觉地闪人,哦,已经五点,晚上,我就不加班了,不过,记着啊,加班费不能少,我可是在精神上支持你们,常言道:精神垮了,肉体就会跟着垮下去,可见精神支持的重要性。苏娜小姐,关于那个圣光护体的故事,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替你引见那个人,拜拜。”龙少军可不想在这里加班,说完,站起身,就走出办公室,只留下神情不一的五女。
-  良久,苏娜狠狠道:“太嚣张了,真不知他是怎么投资到公司来的。”说着,偷偷瞟了一眼张丽佳与魏玉燕,观察她俩的反应。-
  可惜,苏娜这一番挑拨好像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她只看见张丽佳与魏玉燕相对苦笑,却没有应有的愤怒。所以,她立即开始猜测龙少军、张丽佳与魏玉燕的关系,并且决定把这其中的秘密找出来。
-??-
  龙少军路过梅雪珍的办公室,头一伸,看见梅雪珍正在看电脑屏幕,招呼道:“雪珍。”现在,他已经开始直接用雪珍称呼梅雪珍了。
-  梅雪珍可能正在专注工作,闻言一抬头,一见是龙少军,娇躯竟是一颤,玉脸上升起两抹红晕,眼中透露出一丝迷茫。-
  龙少军见梅雪珍在发呆,又道:“雪珍,再见。”说着,伸进房门的脑袋缩回来,朝着对面的大厅走去,让房间里的梅雪珍再次发呆。-
  来到何碧月的办公室,何碧月正在给几个员工训话,龙少军也不想打扰她,反身朝外走去。
-  由于没有开车,龙少军打的朝万花苑驶去,的士正行驶间,龙少军抬头一看,正看见不远处的星光大厦,想起了赵如雪和刘士综,叫的士停下,下车后向星光大厦走去。
-  龙少军来到星光大厦的五楼如雪公司,这里还在装修着,只有张晓娟与扬春丽在,见到龙少军连忙问好。-
  龙少军问了几句,听到赵如雪与李芝梅还在火车站发放传单,也就没有再停留,招呼一声,朝电梯间走去,同一时间,一丝意识发出,一直侵上九楼,却没有找到刘士综,决定下楼去。-
  来到楼梯间,一旁就是电梯门,有两人正站在那里轻声交谈着。
-  龙少军刚想走楼梯,一声铃响,电梯门了,本来想走楼梯的龙少军立即改变主意,本来迈向楼梯的脚步停了下来,直接挤进电梯,而且还为外面留了一点空间,招呼那两人进来。
-  那两人见龙少军为他们挤出了一点空间,还在招呼他们进去,迟疑一下,对望一眼,也跟着走进电梯。
-  电梯继续朝下降去,龙少军却暗暗得意,因为现在他正紧紧挤压着一位美女,这也是他为何不走楼梯进电梯、而且热心为电梯外那两人留出空间的原因,这样一来,他就可以理直气壮在向身边那位美女挤过去了。
-  那位少女看上去应该是一个白领,大约二十一二岁,高挑的个子,头发高挽在脑后,露出白净的脖子,一张瓜子脸清秀绝伦,又弯又细的眉毛下一对眼睛明若秋水,透露出税利的目光,下巴略尖,微微上扬,充满着高傲。身穿一件淡绿色的套装,越发显现出曲线美,酥胸高耸,好像在向世人展示她的成熟。可能因为穿了高跟鞋的缘故,高度达到一米七六左右,头顶已与龙少军的额头相平,因为她面前电梯门站立,可以说,与龙少军现在是面对面相抵。-
  这种与美女面对面站立的机会当然不多,而面对面快要挤压成一个人的机会更是绝无仅有,龙少军当然不会放过,至少要给她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坏的好的暂时不用考虑。-
  那位少女只感到龙少军的身体与她的身体挤压在一起,由于是现在只是十月,衣着还算单薄,她明显感到龙少军身体发出的体热,一股股强健的男子气息从对方身体传来,她只感到身体越来越热、越来越软,一股软弱的感觉涌上心头,不是知道这里是公众场合,可能就要投入龙少军的怀中,任他为所欲为。
-  龙少军当然感觉得到少女身体的变化,暗中奸笑起来,一股能量发出,背后那两人身体一动,再次向里面挤压,龙少军轻哼一声,那模样好像是顶不住身后的推力,脑袋一伸,正好吻在少女的小嘴上,同时,身体微微朝前一扑,一手伸出,正好搂住少女的柳腰,而另一只手好像在惊慌中想要撑住不扑向少女,哪知却正好按住少女的酥胸。-
  那位少女“嘤咛”一声,娇躯一软,已经瘫在龙少军的怀中,刚想大叫,哪知小嘴却被龙少军的大嘴吻上,只感到一个热乎乎的东西直接进入小嘴中,在那里搅动几下,差一点把她的魂儿搅到天上去。-
  龙少军一手搂着少女的柳腰,另一只手却趁机在少女酥胸上抚摸一把,只感到入手处涨鼓鼓、软绵绵,舒服极了,不过,他立即收回大手,舌头也从少女的小嘴中缩回来,脑袋微侧,嘴巴凑在少女的耳朵上轻声道:“对不起,这里人太多了。”-
  少女的魂儿还没有从遥远的天际收回来,可能修养非常好,听到对不起三字,条件反射地回答道:“没,没关系。”刚说到这里,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被面前这个男子占了极大的便宜,怎么能说没关系,不过,话已说出口,却无法改变,再加上她也知道电梯里的人太多,挤压也是正常的,只是再挤压,也没有听说过又搂腰肢,又摸酥胸,还亲嘴的吧。想到这里,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又起了反应,先前那种软弱的感觉又在身体里滋长,忍不住呻吟一声,玉脸上升起两抹红晕。-
  龙少军笑道:“先前确实我不对,所以,我认为你应该把便宜占回来。”刚说到这里,一股能量发出,少女身后的几人摇动几下,一股力量抵在少女后背,少女的身体朝前一抵,脑袋先一步前伸,俏脸已经与龙少军脸贴在一起,不仅如此,她本来正看着龙少军,俏脸微微扬起,这一伸,小嘴正好与龙少军嘴合二为一,最重要的则是一股吸力从龙少军的嘴中发出,她的香舌不自觉就伸出去,到了龙少军的嘴中,在那里扫荡起来,同一时间,她的双手一伸,已经搂住龙少军,整个娇躯已经与龙少军身体紧紧相贴。-
  少女立即反应过来,挣扎着收回舌头,上半身拼命后仰,不过,却不能成功,只能无奈地放弃挣扎,娇躯贴在龙少军的胸前,轻微喘息着,连搂着龙少军虎腰的双手也忘了收回。-
  正在这里,电梯终于到了一楼,一声轻响,电梯门缓缓打开。-
  眼见那位少女正在迷茫,龙少军在她耳边轻声道:“喂,到一楼了。”-
  那位少女立即想起这里是电梯,娇躯一颤,立即清醒过来,从龙少军怀中挣脱出来,先是左右瞟了瞟,见没有人注意她,脸色稍缓,暗中出了一口大气,总算可以从尴尬中解脱出来了。
-  随着人流出了电梯间,那位少女哪里敢看龙少军,低着头朝前奔去,想早一步离来那位大占她便宜的男子。-
-
????-
  龙少军当然不会放过她,他现在已经与少女有了肌肤之亲,何况少女长得确实美丽,其美丽程度与赵如雪、孙玉环、张丽佳也不相上下,这种美女平时难得一见,他一定要趁这个机会与她成为熟识,以后就不会再有这种好机会了。-
  “喂,小姐,请等一等,你的包掉了。”龙少军手中提着一个小巧的手袋,一边慢慢朝少女走去,这个手提包正是少女的,是他趁少女先前迷茫之时“拿”过来的。-
  那位少女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提包不见了,立即停步。-
  龙少军来到少女的身前,并没有把手提包还给少女,而是一边走一边道:“你好,我叫龙少军,你呢?”-
  那位少女本来想拿回手提包就逃走,哪知龙少军并不把手提包还给她,不过,手提包当然必须要回来,不知不觉就跟在龙少军的身旁,低着头,轻声道:“我叫柳素雅,是十楼雪露公司的财务主管。”
-  龙少军对星光大厦的情况不很熟悉,不过,对雪露公司倒有一丝印象,好像是经营化装品的,因为道路两旁常常看见雪露的广告,那上面的总经理名叫魏雪露,雪露公司应该是以她的名字命名的。
-  “啊,真看不出来,柳主管不仅美丽无比,而且还是身处高位,真可谓秀外慧中、不让须眉,小弟真是佩服不已。”龙少军侧头盯着柳素雅的俏脸,赞叹道。
-  柳素雅的俏脸到现在还是红通通的,根本不敢看龙少军,听到龙少军的话,轻声道:“多谢龙先生夸奖。”
-  龙少军摇头道:“我今年才十八岁,柳姐应该比我大,我以后就叫你柳姐吧,嗯,你也不用叫我先生,就叫我的名字,或少军吧,这样,显得亲热一些。”
-  听到龙少军的话,柳素雅忍不住抬起头,一对美目望了龙少军一眼,正好对上龙少军那对明亮无比的眼神,吓得又低下头去。
-  虽然柳素雅没有表示接受龙少军的提议,不过,以龙少军的手段,当然不会让柳素雅反悔,不待她回答,又道:“好了,就这么说定,以后我就叫你柳姐,柳姐好。”-
  柳素雅立即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自己好像还没有答应他的提议,他就已经来个霸王硬上弓了,不过,她也不好反驳,毕竟经过先前在电梯里的事,她与龙少军已经有了非同一般的经历,有这么一个小弟也不错,闻言点点头,轻声道:“龙小弟好。”
-  龙少军大喜,终于搞定了这个位美女,至少,自己以后与她接近就非常容易,当然,自己不可告人目的的成功也是指日可待了。
-  因为两人成了姐弟关系,龙少军的态度立即热络起来,不过,他并没有把手提包交给柳素雅,而是说道:“柳姐,走,我们一起去吃饭,以庆祝我们姐弟相认。”-
  柳素雅没想到龙少军打蛇随杆上,提出与她共进晚餐,怔了怔,露出一丝微笑,道:“好吧。”
-  正说着,两人刚走出临天大厦的大门,一个声音传来:“柳小姐好。”
-  听到那个声音,柳素雅的眉头皱了皱,望了龙少军一眼,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  龙少军也抬头看过去,在台阶下,一位先生正站在一辆奔驰轿车旁边,那位先生大约二十六七,身高一米七五左右,长得较为英俊,身穿一件高档西服,戴着一付金丝眼镜,看上去显得文质彬彬,知识渊博,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成功人士。
-  那位先生此时手拿一束红玖瑰,朝着柳素雅奔来,几步就来到柳素雅的面前,把那束玫瑰花朝柳素雅一递,道:“柳小姐,送给你。”-
  柳素雅脸上出现一丝惊慌,不自觉地看了龙少军一眼,见他正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一时间感到手脚失措,道:“厉先生,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再送花。”-
  那位厉先生摇头笑道:“柳小姐说哪里话,像柳小姐这样美丽的女子,只有美丽的鲜花才配得上你。”说到这里,双手伸直,看着柳素雅。
-  柳素雅只好无奈地收下这束花,道:“那真是谢谢厉先生,厉先生,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龙少军先生。”说着又对龙少军道:“龙小弟,这位是政府开发办副主任厉锐兵先生。”-
  厉先生这时才想到柳素雅身旁有一位男士,抬眼望着龙少军,伸手道:“龙先生好,能见到你是敝人的荣幸。”
-  龙少军伸手与他握了一下,道:“厉先生好,能认识厉先生,在下也是无比高兴。”-
  厉先生侧头看了柳素雅一眼,见她正红着脸望着龙少军,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他可是花丛老手,柳素雅现在脸泛红晕,眼露羞涩,分明是情窦初开的现象,这个情窦初开绝不是为了他,那就是为了这位龙少军,不过,他可是对柳素雅做过深刻的调查,从来没有听说过柳素雅认识这个龙先生,不知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想到这里,他又道:“龙先生不知在哪里发财?”
-  龙少军笑道:“我哪里能发财,现在还在读书,F大。”-
  厉先生露出恍然的神色,龙少军看上去确实年青了一点,他与柳素雅也认识了一段时间,以前也没有听说过龙少军的名字,可以断定,柳素雅以前并不认识他,两人应该是这段时间认识的。不过,这个龙少军年纪虽然小,但长得一表人才、气宇轩昂,对女人有着非常大的杀伤力,看现在柳素雅的模样,应该已经对他产生了好感,可说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
-  “哦,龙先生英俊潇洒、气宇轩昂,可想博学多才、聪慧过人,学习上定会是出类拔萃、名列前茅。”厉锐兵赞叹道。
-  龙少军笑了笑道:“厉先生太客气了,厉先生长得相貌堂堂、温文尔雅,可想知识渊博、胸有存竹,事业上定会是步步高升、前途远大。”
-  厉锐兵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没想到龙少军口舌之利并不在他之下,突然想起自己的目标是柳素雅,不再与龙少军多费口舌,侧头对柳素雅道:“柳小姐,你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共进晚餐,顺便谈谈关于雪露公司在电视台黄金时间打广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