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和老外干
和老外干
我的妈妈王珊翎是个非常漂亮的人,有着美人所应有的一切资质。她168CM的个子,乌黑的长发,明净若水的眼眸。笔直光洁的琼鼻,红润迷人的樱桃小口,白嫩柔滑的肌肤,坚挺丰盈的乳房,纤细柔软的腰肢,丰满而又匀称。她原是艺术学院舞蹈系的学生,后留校任教。尤其擅长中国的古典舞蹈。小时候我看家中的相册(其中有妈妈的演出时拍的相片),身穿古代服装的妈妈简直像天上的仙女一样。嫁给我爸后,妈妈离开了学校,开始下海。妈妈在商界一帆风顺,很快升任某酒店的公关经理。接触的人很多。后来妈妈嫌我爸爸没本事便和他离婚了。
  在我13岁那年,她在一次酒会上认识了一个身材高大健壮,外型很酷的外商,那时她才32岁,艳丽迷人。之后那外商几乎每天给妈妈打电话,给她送花;并时常的来我家。由於每次都给我带来很多新奇的玩具我并不讨厌他,甚至希望他可以每天都来。
  不久,我妈妈和他便出入成双了。那一段时间,妈妈象20多岁的小nv孩一样,每天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完全没有了先前当公关经理时那冷傲的气质。应酬也变的多了起来,常常打电话回来给保姆说让她照顾我吃晚饭。我对此也很乐意(我们家的保姆是个很漂亮的大姐姐。晚上回来的时候,妈妈的脸常常很红,早上出门时穿的崭新的制服也很淩乱。
  进门后看见我还在看电视便过来,亲我一下,说:“ 宝贝,乖……妈妈给你带了好吃的。这仫晚了快去睡吧。” 说完便匆匆去浴室了。有一次我趁妈妈在浴室的时候偷偷打开了她的坤包发现里面竟然有那种带突起的异型彩色避孕套!!
  (此后,我又发现了更多的种类——诸如前端带吸盘的,突起加长型的,羊眼圈,拉珠等等)我悄悄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自摸了一夜,脑中全是妈妈那诱人,娇小的身体在那外商的怀里的情形。此后,每当想到这样的场景我便会十分的兴奋。
  心里竟然生出想看妈妈被老外干时的情景来。终於机会来了。
  那天下午突然下起了大雨,傍晚我正在家中边看黄书边打手枪,突然听见车库的门响了。我慌忙收拾了一下便下楼来开门,心想妈妈今天为何提前回来了。
  刚走到门口,忽然听到他们在谈话:
  「翎儿,我真舍不得你。」
  「讨厌啦,手老实点儿……嗯嗯……好啦,别让豪豪看见啦……」「翎儿,你看我站在这儿浑身都湿了,就让我进去暖一暖好吗?」「讨厌,你啊,一定没安好心,哎呀不要……嗯……别弄……啊……啊好好,进来吧小冤家……」
  「嘻嘻,这才乖……我的好翎儿……」
  妈妈进屋后对我说:「豪豪,刚才下雨把路冲坏了,叔叔回不了家,今天先暂住在咱们家好吗?」
  「哼,我又没问你(此地无银三百两)。还当我是三岁小孩啊,也好说不定还能看到……」
  心里这样想,便说:「好啊,叔叔带我很好,我好喜欢他,妈妈今晚叔叔是客人,你可要好好照顾他呀。」
  那人听到后笑着对我说:「小豪正乖,你妈妈平时把我照顾的可好了,你妈妈很会体贴人吆……」
  妈妈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娇叱道∶「没正经……小豪快上楼去学习……」「可我作业写完了。」
  「那就多看点书,快去!」
  我极不情愿的上了楼。在房间门口听他们在楼下说:「翎儿,看不出你教子还挺严喔。」
  「讨厌,总不能长大了像你一样……」
  」像我一样不好吗,你忘了你说过『我爱死你啦,亲哥哥……』是不是呀……」
  「喔……喔……喔喔……我是……啊……」
  「是甚么?我听不见……」
  「是人家的亲哥哥……喔……人家爱死你了……」我偷偷的从楼上望去,只见那人仰坐在沙发上把妈妈搂在怀里,让妈妈的双腿分开坐在他的腿上。妈妈淡黄色纱裙被他撩起来到腰际露出那白色半透明丝织的小内裤,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两条白玉般的大腿光裸着,一只纤美的脚完全裸露了出来,另一只还套在黑色的皮靴中。妈妈的白色洋装落在地下,上身水粉色的T恤以被高高撩起,裸露出白皙纤细的腰身和性感的肚脐,好似穿了露脐装一般。粉色的胸罩,遮掩着那贲起的碗状乳峰,小部分乳房的胸肌和乳沟都没有被遮掩住,露在胸罩外。他一只手环住妈妈的腰身,另一只手玩弄着妈妈娇嫩的乳房。
  「不要……不要弄人家的乳房啦……讨厌……放手啊,不然没你的饭吃。」这是他才把妈妈放了下来,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厨房。看到刚才那一幕,我的心怦怦乱跳:看来今晚有好戏了。
  厨房中断断续续的传来嬉笑声,呻吟声。过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妈妈在楼下喊我吃饭。
  我发现妈妈粉颊晕红,走起路来很别扭。席间妈妈不停的给那人加菜,并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他。他却彷佛没看见一样只顾逗我,和我说话。他还告诉我,我妈妈作的豆腐最好吃了,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我妈妈脸颊一阵晕红。瞪了他一眼,随即又默默的起身给他加汤。
  他还笑着对我说:「把你妈妈杀了吃肉,你看怎么办?」我说:「好啊,给我也吃点。」他哈哈大笑连说,好好,一定给你吃好肉。妈妈瞪了我一眼,生气的说:「死孩子,不许胡说!」
  晚饭过后妈妈说:「豪豪天不早了快去睡觉吧。」(哼,着么快就想让我离开)
  「不,我要和叔叔一起睡!」
  「乖……叔叔今天睡客厅啦。」
  没办法,我只好回到了房间。楼下不时传来嬉笑声……我却迷迷糊糊睡着了。
  半夜被尿憋醒我走向洗手间,却在楼道中听到妈妈的卧房中隐约传出清脆的铃声。
  我悄悄的走过去在门缝中看到了我一生都忘不了的情景……妈妈背对着我跪在地上,上身赤裸着,只是穿了一件淡紫色的肚兜,那紫色的细线缠绕在她那纤细白嫩的腰间,胸前的那片菱形的半透明薄纱紧紧的包裹住妈妈那高耸的乳房,乳房像随时都要出来似的使那腰间纤细的带子陷入肉中。
  妈妈下身穿了件淡紫色超短裙,裙摆下露出包在细质透明丝袜下那双浑圆洁白,修长光润的匀衬美腿,脚上穿者约三寸的紫色高跟鞋。妈妈就这样跪在那个老板的双腿间。
  妈妈的头在那个老板的腿间不时的左右摆动,前后套弄。她那纤细的腰身,浑圆的屁股也随之你扭动。老板坐在床上,用手抚弄着妈妈拿散开的发髻,露出一脸的淫笑。
  这淫靡的景色使我看呆了。妈妈平时那高贵的气质哪里去了?
  妈妈演过的古代淑女的形象在这一刻却被一个荡妇所代替,那几十年苦练舞蹈所形成的引以为傲的高耸的胸脯,纤细的柳腰,浑圆的屁股,灵活的身躯冥冥之中却是为了行房时的欢乐……
  「唔……嗯嗯……滋滋……」
  「不要只是含着!!」
  啪!妈妈美丽的脸上挨了一巴掌。天哪,妈妈竟然在给那个老板作口交。
  「用你的舌尖添!」
  「呜呜……嗯嗯……」
  「对、很好……OHyeah……」
  妈妈听到后越发的卖力。
  「嗯,不错,起来吧。」
  妈妈将屁股擡起,双手扶在床头,短裙向上翘起,露出妈妈肥白宣嫩的屁股和粉色的情趣内裤,内裤早已溽湿连刚才妈妈吨过的地板上都有不少的淫水。
  妈妈娇声说:」亲爱的,啊……啊……给……给人家松……开嘛……!」「哇!翎儿,没想到你的水还真多哎!早就想要了吧?」「讨厌啦,要不是你给人家……人家怎末会有这……嗯讨厌,你欺负人家。」「翎儿,我最喜欢你这娇羞的样子,白天是冷美人,晚上是……哈哈」「闭嘴啦,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好好,我是狗那你不就是……」
  「啊……不要说啦……快给我松……开……」
  「松开什么??」
  「啊……啊……快点嘛,你明知故问。」
  「嘻嘻……说你是小母狗我才给你松开。」
  「啊……不……啊……不……」
  「不说我也没办法。」
  「你好坏……故意逗弄我」
  「快说,不然一会儿你受不了会让小豪听见,那时……哈哈……」「呀……好……好。我……是……是小母狗……」「大点声,我没听见!」
  「我……我是你的小母狗,呀……」
  「哈哈……哈哈……真乖!来吧」
  妈妈听到这话长出了一口气,乖巧的爬到床上,像只小猫一样依偎在那老板的怀里。老板捏了捏妈妈的奶子,走到妈妈那高耸的屁股后双手揉搓着妈妈的臀部。
  「翎儿,你的屁股真美,粉白鲜嫩」
  说着右手便游走到了妈妈的大腿内侧,隔着丝袜轻轻抚弄着。
  「连一丝坠肉都没有……不愧是学舞蹈的……」「呜…呜……」妈妈咬着枕头,屁股扭动着,不知是躲避还是迎合他那双大手,双腿明显的颤抖起来,晶莹淫液顺着她的大腿两侧慢慢的流了下来。
  「哇!女人果然是水做的,尤其是像翎儿这末美的女人。」「快……快……别摸了……啊」这时那老板用手把妈妈的内裤撕裂开。伴着妈妈低沉的呻吟,我看到的却不是朝思暮想的阴部!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造型古怪的金属内裤(先这样叫着J)。前面阴阜的位置上有一个钥匙孔,阴道的部位只留有一个细小的开口。后面则像是一圆环的形状,露出雪白的屁股和那诱人的菊花蕾。而那菊花蕾上分明有一个美丽的铃铛!!!
  随着屁股的扭动发出清脆的铃声。
  看到这淫靡的景色我的小鸡鸡早已涨的难受。
  老板轻轻的拨弄那铃铛。妈妈的反应越发的强烈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大,「唔……哼……好……不……要……折……磨……我……哼……哎……」她迷人的浪叫越发刺激着那老板。呻吟声愈来愈大……「啊……别……别弄我的……啊……别……喔……」但她的屁股高高低低地起伏着,似乎这样的举动带给她相当大的欢愉及喜悦……那老板更加兴奋莫名在妈妈屁眼上又捏又揉把她搞得酥痒万分。妈妈的菊花蕾变得像小嘴一样一张一合,慢慢的渗出水来,黏稠的爱液早已流的一塌糊涂。
  男人有钱就会变坏女人变坏就会有钱那老板将妈妈的屁股挪动了一下那蠕动的菊花蕾正冲着我,我看得更清了,这时的妈妈全身潮红不时发出淫浪的呻吟和急急的喘气声,眼神迷惘的望着床头她和爸爸结婚时的合影。
  一边紧咬着枕头,一边用力紧闭那弯屈着的两条修长的穿长筒丝袜的玉腿来抑制体内的欲火。那老板彷佛看透了妈妈的心思,冷不丁的向外拉妈妈屁眼上的铃铛。
  「啊……嘶……你……那样……还……」
  妈妈羞於启齿。他竟然从妈妈的屁眼里拉出六个小铃铛!!!
  后又慢慢的把它们塞了回去。妈妈含羞低声,「啊!……不……不要……」。
  妈妈简直快疯狂了,一头秀发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落满脸,两手把床单抓的皱的乱七八糟,每塞入一个,她就叫一声:「啊……啊……啊……啊……啊……」她淫荡的呻吟声让我忍不住要射精了。可那老板彷佛向要演给我看似的将那六个小铃铛重新塞入后,又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宽毛刷。
  他用这宽毛刷在肛门和屁股沟上下慢慢地刷动,徐徐地捻转。在数不清的摩擦后,妈妈不顾一切地嚎叫起来。
  「啊……啊…达令……喔……我…我……受不……了……达令!……哎唷……」
  如此便达到高潮,全身颤抖的瘫倒在了床上。直到这时那老板才心满意足的边淫笑着边拿出了钥匙。他把妈妈仰面放在床边,让妈妈的双腿自然的耷拉在床下,这样妈妈的阴部便直冲着门外的我。
  他在旁边将那金属内裤打开,同时从妈妈的阴道里拉出了一个粉色的跳蛋。
  随着跳蛋的拉出妈妈阴道中的淫水像绝了堤一样喷出三四尺远。与此同时我也把精液射在了内裤中……
  我的大脑中一片空白,彷佛时间在此刻停止了。我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妈妈那神秘花园。平日里那朝思暮想的花园就在我的眼前,妈妈的阴毛不是很多但长的很漂亮。乌黑的阴毛经淫水的滋润全都无力的趴在阴阜上。却无法覆盖整个阴阜反而更加衬托出妈妈那白嫩的肌肤。在那黄色灯光的映照下由於淫水的滋润整个阴阜像是被一层雾气笼罩,水盈盈的(现在才明白」水蜜桃」的含义了J)看了让男人有一种本能的冲动。我的下体又开始充血……忘却了那老板的存在。
  他下了床,在他的包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装有淡绿色半透明的膏状物质。
  他解开睡袍上露出黝黑的皮肤、健壮的体格,下体的鸡巴很黑,还没有勃起就已经很大了。他上床后侧卧在我妈妈的身旁,右手搂住我妈妈使她的头紧紧贴在他的胸口上,他一边添妈妈的耳朵一边用左手抚弄妈妈神秘的花园。
  妈妈好像还没从刚才的余韵中回过神来。口中喃喃的呓语着。但很快便被这个经验丰富的男人弄醒。
  「啊……啊……」
  妈妈长出了一口气。
  「都是你,刚才在厨房里就给人家装上这个……还的人家出了这末多的水……」
  原来妈妈是穿着这个吃的饭啊,难怪刚才那末不对劲!
  「难道你不喜欢吗?」
  老板说:」看你很乐意吆……我的小母狗。」
  「讨厌啦,你取笑人家,人家不理你了!」
  说着妈妈便甩打开他的手,背过身去了。
  「哈哈…小美人儿,一会儿你就不会说」讨厌」了,你会求我让你舒服的,哈哈。」
  那老板不慌不忙的用手在妈妈白嫩的身体上游走着,感受着她那动人身体的魅力,一会儿从她的小腿往上抚摸,一会儿又从她的香肩往下,将手伸到妈妈的肚兜里在她的椒乳上稍作停留,再滑过纤细的腰肢,平坦的小腹,在那黑色的毛发丛中撩拨。
  不时用手指夹着她那销魂腔道口的肉块轻轻揉捏。肆意的挑逗玩弄这个冷冰冰的美人。妈妈双唇紧闭,仍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只是随着那老板的挑逗,眉头紧紧皱着,脸颊也渐渐地有些发红。看得出她是在极力忍受那老板的挑逗,不想在他面前动情。
  那老板耐着性子继续爱抚她,右手握住她的乳房忽紧忽松的柔摸,左手盖在她的下身,用指根的老茧摩擦着她身体最娇嫩的部位。
  没过多久,妈妈开始有了反应,身子控制不住的轻微扭动,两条腿交叠着试图夹住他的手,脸上红晕叠生。白嫩如玉的肌肤上也涌上一层血色。紧闭的嘴唇也微微张开轻声的喘息着。他满意的看着妈妈的神态,加快了动作。突然,抚弄妈妈乳房的手加大了力道。
  「喔……不……」想来妈妈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没有准备。双手试图阻止那人对乳房的暴虐。却不知自己的下身正在被偷袭……那老板悄悄的用手在瓶中挖出不少药膏,轻轻的拔开妈妈的阴唇,轻易地就将淫药送入秘洞深处,涂抹在温暖柔软的肉壁上。那药膏一遇到淫水片刻便化的无影无踪,妈妈只觉阴户内某一处有些酥痒,接着酥痒越来越明显,就像疯长的蔓藤,不多时便顺着血脉爬遍整个小腹。
  此时的妈妈只能用一团火来形容,全身的美肉都泛起红色,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面色更是赤红,包括瞳孔周围也布上了不少红丝,下身变化更大最吸引人的莫过於裂缝上方突出来的肉粒了,方才一直没露真容的它此时无遮无羞地兀立人前,像一颗粉红的小珍珠,令人垂涎欲滴,恨不能咬它一口。
  淫水不停息地从洞口渗涌出来,把阴户下方到屁股浸润得光鲜透亮。大阴唇变得红肿发亮,竟慢慢的张开了。淫水越来越多,竟然顺着阴户流到了肛门上,阴户也不由自主地开始蠕动,抽搐。
  她紧咬牙关拚命想忍住,但无济於事,阴部,乳房都胀大起来。
  「想要吗?美人儿。哈哈哈,叫声好听的我就给你。」「你……你用了甚末……」
  妈妈的大阴唇此时已完全打开了。我可以看到小阴唇内侧不由渗出亮晶晶的淫水。
  那老板用指尖勾住妈妈的阴唇向下拉,使她的阴道口完全暴露,又用中指和无名指不停地轻啄妈妈的阴蒂。渐渐地,妈妈的阴户开始向外鼓胀,小阴唇也放弃了抵抗,开始将妈妈的最神圣的净土展现在那个人的面前,阴道口慢慢地张开,然后有节奏地一开一合。
  那人的手上动作更加剧烈了。急剧地啄着妈妈的阴蒂和尿道口周围。在妈妈低沉无助的呻吟声中她的阴道口逐渐充血,发红,更加张开。阴道也慢慢的张开,竟一点一点的扩张成一条管,连阴道深处的子宫颈都隐约能看见了。那景象就像一朵美丽的鲜花慢慢的打开那娇美的花瓣,期待着蜜蜂来采蜜。多年后,妈妈的阴道慢慢张开的情形总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就在那一刻我解了女性的身体是最忠诚的永远不会说谎,当你征服了它后,平时再高傲的女人也会对你体体贴贴的。此时妈妈的身体已完全脱离她意识的控制。虽然她上面的嘴说着「不」。
  但下身的那张小嘴却分明的饥渴万分,急切的企盼着填补那无尽的空虚,急切的企盼着甘露的滋润。
  妈妈的屁股不由自主地作前后小幅摆动,嘴唇歙动着发出含糊间歇的呻吟声,看得出正在饱受淫药摧残的煎熬。
  老板兴奋的埋头在妈妈的胸前热吻,舌尖在她的乳头上一圈圈的转动。双手扳住妈妈的双腿,使它无法闭紧,无法减轻难耐的奇痒。
  「啊不,……」妈妈使劲甩动着头,歇斯底里地扭动着,然而无济於事,妈妈被那人紧紧的钳着,平时孤傲的妈妈此时显的那末的无助,只有拚命摆动屁股来减轻淫药的作用。
  这恰恰给予在妈妈屁股下的老板的阴茎以巨大的刺激。折磨就像魔鬼在她体内让她片刻不得安宁,一点一点地蚕食着她的最后一点理智,那种无助无能的感觉让她接近崩溃。妈妈再也忍不住身体的阵阵刺激,本能的快感摧毁了她的矜持和冷漠,终於妈妈大声的呻吟起来:「快来,我要!」她的声音也变得温软甜腻了,抓着老板的阴茎向自己的下身凑去。但那老板却要故意调戏妈妈。只让那粗大的龟头在妈妈的阴户上点来点去,并不进入阴道。
  「救我!求你!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妈妈再也没有任何自尊,哭叫道。只要能止痒,她愿意屈服,可是她的想法太天真了,老板占有她的肉体是迟早的事,现在他一门心思都放在怎样折磨,羞辱妈妈上面。
  「叫我一声好听的!!」老板狠狠的说,并在妈妈高挺的臀肉上拍了一掌,留下一个鲜红的掌印。这时我想冲进去把折磨妈妈的老板暴揍一顿,但虐母的情结却在我的身体里蔓延。我竟然想让那人好好的折磨妈妈……「达令……快给我吧……」
  「这不行!!!……啪!」
  妈妈白嫩的臀肉又挨了一巴掌。
  「呜……哼哼……我……我的宝贝……」
  「哼!就会说这些吗?……啪!」
  又是一个鲜红的掌印在妈妈的屁股上。
  「呜呜……求你……给我吧。」
  妈妈忍不住抽泣起来。
  「真苯,叫好老公!」
  「呜……不要……在这里……」
  「不听话可就没办法止痒了!」
  「可……这……」
  妈妈那含着泪珠的杏眼越发得迷离一种哀怨羞涩的目光散射出来。
  悄悄把目光从床头上她和爸爸结婚时照的像片上移开,肩头埋在绒毯下。
  「哈哈,我的翎儿。」老板看到了这一幕:「害羞了?」「啊……不……才不是的……」妈妈极力掩饰自己的窘态。
  老板把妈妈的头提起。「睁开眼,」老板命令道:「看着它!!」「不……不要,人家害羞嘛。」
  「不!一定要说!!要看着相片说!!!」老板吼道:「不听话,老子就叫你痒死!」老板露出凶相,并加快了对阴户的戏虐。
  「啊……不,不……快……快停下。」妈妈已语无伦次。
  「想舒服就快说!!」老板淫笑着。
  「呜……好……老公……」屈辱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那美丽的脸庞滑落下来。
  「乖……这才是我的好翎儿。不哭啊……乖。」说着那老板轻轻揉了揉妈妈红肿的屁股,在上面亲了起来。边亲边用手扣挖妈妈的菊花蕾。妈妈的痒不但没有消减,屁眼受到刺激后体内的空虚感更加强烈了。
  「好老公……快上来嘛……」
  「干甚末?」
  「讨厌……你知道啦……哦……快……点。」
  「你还没答应我的要求哪,我的小翎儿。」
  「人家都叫过你好老公了……你,你不许耍赖……」「哈哈,那时我教你说的,我想听你自己说的」老板漫不经心的笑着,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你……你好……好……好……呀……不要呀!」妈妈象林黛玉一样说了几个「好」字,下面的话语便淹没在淫声浪叫之中了。
  「啊啊……我……我快……我快要死了……我……我答应你……你的任何事情。」
  「哈哈……哈哈、我的小翎儿。我是太喜欢你了,可别怪我吆。」「不……不会……快点,我受不了啦……」
  老板狞笑着蹲下来,在妈妈一片狼藉红肿发亮的阴户上摸了一把,妈妈的身子就像受了很大的刺激打了个寒颤。「站起来,给我跳个舞!!」妈妈的羞耻心早已崩溃,只想着解决下体的奇痒,填补身体的空虚。妈妈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脸色红润,大汗淋漓,慢慢的摆了一个古装舞蹈中扬柳的造型。
  门外的我看呆了,小时候看过妈妈演出。那朦胧的记忆又回到眼前:舞台上的妈妈长袖善舞,步态轻盈,将古代仕女的文雅娇媚,仪态大方,风情万种表现得淋漓尽致。 仙子般的妈妈是我的骄傲。即便是现在没有那撩人的水袖,妈妈拿两条嫩藕般的玉臂,那如水葱般的纤纤玉指,轻轻的随着腰身摆动,高跷的双臀也随着步态慢慢摆动。现在,妈妈依然像舞台上的仙女一样,动作依然是那样的柔美。
  但那半开的猩红的唇显示着内心的渴望,那红肿的早已湿成一片的下身显示着身体的欲望。
  确切的说妈妈现在扮演的是淫荡的仙女,是堕落的天使。那种情纯与淫荡,高傲与下贱共同体现在此时的妈妈身上,我相信只要是男人面对这种情景都会激起征服与催残的欲望。
  「不是这个!!我要看现代舞!!!」老板吼道:「就像昨天在酒店客房咱俩看的DVD碟片上那种。」
  妈妈的脸更红了。啐了一口:「呸,没正经……」但却强忍着下体的极度不适,终於在那老板面前屈辱地把两条健美匀衬的大腿叉开,慢慢的下劈叉,上身扭动着,慢慢的用双手撩开小巧的肚兜。妈妈的肌肤粉嫩的像是天上飘下的白雪,失去护翼的乳房丝毫没有下垂,骄傲的在胸前耸立着,两颗嫣红的乳头像是白面馒头上点缀的红印般可爱。随着呼吸起伏着,浅红色的胸尖微微上翘。彷佛等人来爱抚它。妈妈的手指反覆地拭过自己的胸尖。
  最敏感的部位受到刺激,妈妈轻轻地呻吟了一声,但是她紧咬牙关,眉头微皱,鼻尖上也渗出了汗珠。又用颤抖得厉害的手扳住了一条腿拉向肩膀,开始围着床柱跳起了钢管舞。妈妈的身材本来就好,又是学舞蹈的,加之这几年没放弃锻炼,跳的自然好。
  平时只在网上看到钢管舞的我,没想到第一次竟是看妈妈做真人表演,看到妈妈淫荡的动作几乎射了出来。老板饶有兴趣地看着妈妈下体显露出的穴,自动打开的阴道内有一环一环的沟圈。
  「翎儿,你知道吗,你的的穴是重门叠户型,这可是名器吆,蛮不错的。」「讨厌!看人家的那个地方,羞死人了。」妈妈虽然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妈妈慢慢的转过身去,背对着老板,高高跷起美臀,双手绕向背后,解开了肚兜。最后的保护像一片秋叶一样飘落在地上。一个全裸的娇娃展现在我和那老板之间。
  妈妈回过身趴在老板的脚下,双手抚弄着老板的大鸡巴。让那阳具有意无意的在乳房上摩擦。白嫩腻滑的肌肤像一匹洁白的缎子随着动人的曲线起伏,妈妈全身上下只有那一双高跟皮靴和爸爸送她的心形水晶坠子的项链。妈妈那扭动的小蛮腰,那丰满的随着动作跳动的胸脯,那丰满结实的大腿时而高高擡起,时而轻轻放下,那耸起的美臀轻轻的摆动,那宛若无骨的双臂在她身上游动,那美丽的花园时隐时现。而脸上盈盈的笑意显得那娇媚那骄傲。在她眼前露出一根青筋暴露,又黑又长的大鸡巴,足足有二十多公分长,还一跳一跳地似在雀跃、黑紫色的龟头相鸡蛋一样大,马眼中渗出了透明的液体。妈妈抱着那人的腰,微闭的眼睛上睫毛轻轻的颤动,娇嫩的嘴唇似张似合。「贱货!」我心里骂着,下体却在充血……
  18722字节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