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半年,我和妻子华倩都开始变态了
半年,我和妻子华倩都开始变态了
我先介绍一下自己,少杰(化名),今年30岁,土生土长的广东珠三角某个小城市里的人,目前在公安局工作(没错,是公安局,但不是公务员,只是一个小小的雇员,嗯,比临时工好一点,工资凑合,反正就是饿不死、弹不起的状况),家里的独生子。
  然后是我老婆,华倩(化名),29岁,也是土生土长的广东珠三角某小城市里的人,但不是和我同一个市的。我们是大学同学,大一军训完第二天我就在宿舍里把她搞定了,那是她的第一次。毕业后就跟我到我的城市里同居生活,到现在已经九年多(拍拖六年多,结婚两年多),目前在某半公家半私人(很诡异吧)的单位里面工作,工资跟我差不多,不过假期比我多太多了。
  我们有一个儿子,目前两岁。 两夫妻加起来的住房公积金刚好供着一间80来平方的房子,有台国产小车,一年下来能存点小钱去趟国内旅游。
  嗯,目前就是这样生活状态,很平凡,很平淡。
  我的相貌年轻的时候还算过得去,有点小帅,但经过这几年工作的摧残,现在成了一个胖大叔了。
  我老婆相貌一般,不漂亮也不丑。 身材不错,上围不是太夸张,但也不小,有34C,刚好我一手。身高过得去,有162公分,腿说不上长,但也不短。
  腰围因为生过孩子,有点小肚腩,但不是很明显。
  再说说我的「性趣」吧!我是一个绝对人妻控、熟女控和制服控,所以我老婆样子有点成熟,但绝不很显老的那种。 经常下的片子都是乱伦啊、熟女啊、制服啊、教师啊等等的,小说也是。
  不过我跟我老婆太多年了,以前的性冲动没有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我基本没有主动去跟她做了,都是她需求时我就像交功课一样的做了。我老婆在床上经过这么多年的调教,嘴巴和菊花都被我开发了,叫得也挺浪的,绝对是外面端庄、床上淫荡的女人。
  以前我根本不喜欢我老婆穿得暴露,人家看多我老婆两眼我都觉得不舒服,但同时喜欢看别人的老婆(这屌样很多兄弟们都是这样的吧),我老婆也很听我的话,穿得很保守(我老婆家教很严,从小就很乖)。不过经过一系列刺激后,我彻底地变成一个以暴露为喜好的人了,而老婆也同样很听我话的穿得很暴露,然后也变得喜欢操她。下面我会细说。
  整个过程是从今年新年过后开始的吧(具体时间我都忘记了)。
  之前我经常去足浴按摩(正规的足浴中心),每次去都是找那些成熟的女技师,那些年轻漂亮的我都不喜欢。 其中我在足浴房里搞了四、五个技师了,出去开房我都不记得有多少了。那些都是外来打工的有夫之妇,也没给钱什么的,就只是出去吃饭和宵夜。
  那些女技师年纪都是30岁到40岁,她们大多都是丈夫不在身边,一年也就回家一次两次才能和老公干上一炮,所以她们的饥渴可想而知。
  当然,大多数都是要用点手段的。主要是经常去点她们的钟,然后在按摩的时候跟她们聊天,扮演一个倾听者,关心一下她的生活什么的。有时上钟没时间吃饭什么的或者觉得公司的饭不好吃的时候,买点她喜欢吃的东西给她们。那些熟女比现在的小妹妹好泡多了。
  额,有点偏题了,说回正事。那次去按摩的时候,照惯例的跟那名女技师聊天(没搞过她,只是摸摸胸和屄而已,因为有特殊的原因),我之前找她很多次了,所以也很熟悉了。
  当时我们刚好在看新闻类的综艺节目,那节目上面说不知道在哪个地方有名少年,大半夜在街上非礼女孩子。
  我说:「现在的小孩什么都懂,电视啊、网络啊,都是那些色情的东西,家长不正确的引导当然会出这种事。」「嗯。」女技师说,面色也怪怪的。
  「我们那个年代哪有这些东西,不过男孩子发育有那方面的好奇很正常,男孩子一般都曾经偷看过他妈妈洗澡和换衣服的。」我没在意女技师的表情,继续说。
  「嗯?你有偷看过你妈洗澡?」女技师问道。
  「有啊,估计我妈也知道,不过当时她也没说什么。 我也没偷看很多次,那时自己好奇而已,也没带什么很色情的东西。」我说。
  「哦!」
  「对了,你孩子几岁了?」
  「17岁。 」
  「哦,他有没有偷看你啊?」
  「我怎么知道。」女技师脸色很不自然,那时我注意到了,我觉得肯定有什么内情,所以不停地追问她。
  到最后她终於说出实情:「我被我儿子搞过。 当时我丈夫到深圳打工,一年也不知能不能回家一次。我就在老家,家里就跟公公婆婆和孩子一起住。那时我儿子读初二,平时也很乖,读书还算过得去。
  有一天晚上我在房间里睡觉的时候,正睡得迷迷糊糊,发现有人在揭我的睡裙。我就睁开眼睛,发现是我儿子,我问他:『你在干什么?』我儿子就飞奔出房间。 当时我没什么感觉,就是觉得男孩子好奇而已。
  到了第二天,我也没提起那件事,就平常的生活。过了几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又有人揭我睡裙,我睁开眼看见是我儿子,但这次他没有跑,而是一下扑上来,想跟我做。那时我当然不肯,把他推开,并打了他一巴掌。我儿子不死心,还想扑上来,我就把他推出门。 当时我心很乱,不知道怎么处理,老公也不在身边。到了第二天,我也没提起。
  第二天晚上,我儿子身体恢复了点以后就爬上了我的床,我就这样跟儿子乱伦了。后来,断断续续跟儿子做了很多次,我知道这样下去不行,也叫过他自己找个女朋友,但他坚决不肯,我只好自己也出来广东打工远离儿子了。但是每次回到家,他都要干我。
  反正我现在都麻木了,我也有我的需要,我跟我老公一年就只见一两次面。
  唉,自己的儿子终归是自己的一块肉,总比我其他同事在外面找男人好,我只希望满足了我儿子,他不会在外面乱来。我老公是指望不上的了,他现在都没我赚得多,下半生就指望儿子了。」听女技师说完后,我就马上卧槽了。我以为这种情节只有小说和A片中才有的,原来现实中也有,还是活生生的在我面前。后来我就安慰了她几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也是我没搞上女技师的原因。
  听完这个故事后,那天晚上我回到家就跟我老婆说(在这里我要先说一下,我老婆同意我去足浴的,因为我每个月都有去几次),我有颈椎病,如果不去按一下,睡觉都睡不下。同时我老婆在那方面很开明,有次我跟别人去夜总会,叫了小姐,我回去跟我老婆说,我老婆问我有没有摸人家,我就坦白说有,我老婆也没说什么。
  平时跟我老婆逛街,我经常给她点评那些美女的。照我老婆说,男人出去应酬没什么,但保持最后的底线就行了。意思就是说我摸摸别人没什么,只要别插人就行了。
  我老婆一开始不相信,但我说:「那个技师没必要骗我啊!」然后我老婆也没说什么。 那天晚上也没什么,很早就睡觉了。
  俗语说,夜长梦多,那天晚上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我梦到我和我老婆跟一个男人在3P,我老婆趴在床上含住我的鸡巴,屁股翘了起来,后面有个男人在干她,我只看到那个男人的身体,想抬头看他的样子,可怎么都看不到。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那个那人是我儿子(不知道兄弟们有没有试过,在做梦的时候梦到某个人,但你是怎么样都看不到那人的样子,但你就是知道那个人是谁的情况),我们两父子一前一后的干着我老婆,我老婆还在浪叫,然后换姿势,来个下面两穴齐通,然后就天亮了。
  早上出门上班,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跟我老婆说了这个梦(平时我老婆也经常会跟我说她发的梦,不过就是没有淫梦,都是恐怖的噩梦),我老婆就说我变态,我也没说什么,但是整天上班脑海里都是梦里那些画面,想着想着鸡巴就硬了,搞得我在单位有些尴尬。
  晚上,我老婆把儿子哄睡觉了以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就把我老婆的衣服脱光,把她的头按下含我的鸡巴。我老婆很听话的含着,我就跟我老婆说我整天都想着那个梦,每次想到都硬得不得了。
  我老婆就把鸡巴吐出来,说我变态,我就按住她的头让她继续含,继续说:
  「我都知道我想这样有些变态,但是很刺激啊!我想啊,如果非要找一个除我以外的男人操你,而我又不会太生气的话,就只有儿子了。」然后我就拉起我老婆,把鸡巴插进她屄里,「啊,都这么湿了。」一插进去发现已经很湿滑了。
  「嗯……嗯……啊……」我老婆开始浪叫。
  「你今天有没有想那个事情?」我一边操一边问她。
  「嗯……嗯……啊……啊……什么事情?」我老婆在装傻。
  「就是今天我跟你说的那个梦,我和儿子一起操你。」我一把抓住我老婆的胸在搓揉。
  「啊……啊……怎么可能想,你以为我像你那么变态啊?啊……啊……顶到里面了……啊……啊……啊……」「真的没有?我不信,以前你就是含我的鸡巴都没湿得那么快。」我捏着老婆的乳头质问她,但他还是不承认。 最后我只好出杀手镧了,停止了抽插,鸡巴就停留在老婆的屄里面:「你不说我就不干了。」「你要我说什么嘛!」我老婆一边左右扭腰一边说。
  「你到底有没有想?」
  「唔……你怎么这样!好啦,有想了一下。」老婆别开了脸,没看我。
  「什么时候想的?」我又开始了抽插。
  「唔……啊……中午在公司谁午觉的时候……嗯……嗯……啊……」然后我就一直围绕着这个话题,一边操我老婆一边问她,她坦白对这个有感觉,但坚决反对下面二穴齐操。她说这样很不舒服的,分开弄倒没什么(因为有次我跟我老婆做的时候,我鸡巴插的菊花,然后用一根假鸡巴插她的屄,她说不舒服)。
  做完以后我就搂着我老婆,跟她聊天。
  「你真不介意我跟儿子做?」我老婆问我。
  「还好吧!反正我都说了,儿子就是除我以外的男人操你,而我又不会太生气的。」「你真变态。 」「我是变态,但你也这么想过,你不变态啊?」「嘻嘻,我跟你怎么一样,你本来就是个变态。 」「懒得理你。」然后我们就睡觉了。过后好几次,我们在做爱的时候,都会说关於儿子的淫语,我老婆比以前高潮来多好几次,我发现她真的对这事有感觉的。
  这是引起我们「变态」的起因,然后又亲身见证了一件只有小说才出现的情节后,我心态开始变化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老婆在怀儿子的时候,我就被剥夺了在家里抽烟的权利,下班后回家想抽烟只能上楼顶抽烟了(我房子在顶楼,上面就是天台)。
  在说我遇到的事情之前,先介绍一下我对面楼的一家人情况:一家四口,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两个儿子。男的我就不说了,女得长得很一般,甚至可以说有点丑,没什么胸,但就是喜欢经常上身穿一件T恤、下身就穿一条内裤(这就是我为什么注意他们家的原因)在家里走来走去。
  我搬进我房子的时候,他们就已经住在对面楼了。我在天台可以看到他们房子的阳台和一个房间的窗户,因为距离不是很远,所以能看到他们家的客厅和房间的情况。
  当时具体什么时候就不记得了,但我很肯定是2014年巴西世界盃期间。
  那时11点多了,我是准备抽完根烟就下楼去睡觉了。在天台上,我看到对面楼的那家人在看世界盃,客厅里除了那家的男人还有几个男人,我估计是什么亲戚朋友,那女人穿着一件比较保守的睡衣帮他们倒啤酒。
  世界盃还没开场,那女人就进房间了,留一帮男人在客厅。 女人进房间以后就拿出一本外皮是硬皮的大本子坐在床上看,我估计是相册之类的东西,然后就有一个男人开门走进房间,我百分之一百确定那个男人不是那女人的老公。
  那个男人进房后就跟那女人有说有笑,我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还时不时的点着那相册之类的东西有笑。本来那个男人是一直站在床边的,后来慢慢地靠近了那个女人,接着就直接坐在床上了,那女人也没在意。
  那男人一开始还很老实的坐在女人右边,过了一会,那男人就用左手从女人的背后绕过,手掌就放在女人左胸上。那女人一把抓住那男人的手,但没有把男人的拿开,只是在看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没有看女人,脸上一本正经的对着相册之类的东西在说话,但放在女人左胸的手开始揉捏。女人看了男人一会,也继续看那个相册,手就抓男人的手,男人还在不停地揉捏。
  客厅中,女人的老公和亲戚朋友在外面喝酒,女人就在房间里被男人的亲戚朋友揉胸,看到这情况我马上就硬了。
  这样情况大概持续了三、四分钟吧,估计是世界盃开场了,那男人就放开了女人,走出房间了。
  后来抽完烟我就下楼去了。一回到房间看到老婆在睡觉,我也不管了,直接弄醒老婆,开干了,我老婆也被我操得浪叫连连。
  我一边操屄一边想着刚才的情节,突然有个念头上来,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我把我老婆从床上拉了起来,将她拉到窗边,拉开窗帘,让我老婆趴在窗上,奶子压在窗玻璃上,我就从后面插进我老婆的屄里,开始抽插。
  「唔……嗯……嗯……啊……啊……你干嘛?这样被人看到了,对面还有人没睡……啊……啊……」我老婆说。
  「怕什么,人家喜欢看就让人家看咯!我老婆身材那么好。怎么样,这样刺激不?」「啊……啊……你个变态,对面看到我怎么见人啊?啊……嗯……」「切,怕什么,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啊……啊……人家用东西拍下来上传到网上就完蛋了……嗯……」「灯光这么暗能拍到什么,根本看不清楚的,你放心。啊,你来了?」我感到我老婆的屄开始收缩,紧紧地夹着我的鸡巴。
  「啊……啊……来了,来了,给我……啊……啊……」「给你,你个骚货,被人看到就来得这么快。」我老婆的屄夹得我太舒服了,也开始有想射精的感觉。 我在后面扶着我老婆的腰,我老婆的胸压在玻璃上压到变形,脸就贴着玻璃,张开嘴巴在呻吟,嘴里呼出的热气在玻璃结成水滴。
  经过最后的冲刺,我们一起高潮了。
  高潮过后,我老婆就马上蹲下来,一把拉上窗帘,「你个死变态,我都被人看到了,被人放到网上你就死!」我老婆一边打我一边说。
  「不怕啦,反正我不介意啦!」我抓住老婆打我的手,一把拉到怀里。
  「不是你介不介意的问题,是被亲戚朋友看到就完蛋了。」「哈哈,哪有那么容易。放心,我会在各黄色网站上留意的啦!」我老婆还是不肯,在生气,我就把刚才在天台看到的事情说给我老婆听。
  「你不单是变态,还是偷窥狂。」她说。
  「没有啊,我哪是故意偷窥啊,我是在上面抽烟,刚好看到的。不过话说,换你是那个女人,你会怎么样?」「当然打他一巴掌啦!我是那么随便的吗?」「我老婆大人当然不是啦,哈哈。怎么样,刚才很刺激吧?你的屄夹得我好爽。」「爽你个头,我紧张死了。」「那紧张之余有没有有很刺激的感觉啊?」「嗯,有点。 」然后我就搂着老婆睡觉了。从此之后,我们经常做爱的时候就这样在窗边打开窗帘做,也试过在阳台做。每次在做的时候,我老婆高潮次数来得特别多。
  这仅仅是开端,这件事后,我的暴露老婆之魂觉醒了。但真正下决心要暴露我老婆是因为我看了《暴露女朋友小倩》,那个小说的情节,我每看一次就硬一次,然后就不停地在各大网站搜索各种暴露老婆、暴露女朋友之类的小说看,直到一个临界点后,我决定将心里的种种想法付诸行动。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我老婆后,我老婆就一个劲的说我变态,但没有明确的反对。
  然后我就带我老婆去逛街买衣服,以前我极少陪我老婆逛街买衣服的,一般都是她自己跟同事去买的。逛完商场,又回家在淘宝上面看衣服,买的都是性感低胸V领齐屄短裙,还有性感的内衣和丁字裤。我老婆说:「你这个变态,只要你肯买回来,又舍得我被人看,我就穿出去。」那天晚上我就一边幻像暴露我老婆,一边在窗台上操着我老婆的屄,同时还问我老婆问题(我老婆平时都把东西藏在心里,只有在被操的时候才会坦白):
  「你之前有没有穿过很暴露的衣服?你个骚货。」「啊……啊……有啊,我以前的衣服都很露的,啊……啊……不过跟了你,你不让我穿而已……啊……啊……」「我怎么不知道?」「你知道什么……啊……你以前都不关心我穿什么的……啊……啊……」「是吗?哪有……那你跟了我以后,有没有穿过暴露的衣服?」「嗯……啊……啊……有啊!喔……顶到了,来了……啊……啊……呼……有次公司吃饭,那时还没生儿子的时候,嗯……嗯……我在网上买了条长袖的连衣裙,刚好那天要跟领导去跟保险那边吃饭……唔……嗯……我就穿上那条裙子了,谁知道码数太小了,上身没什么,下身都差不多齐屄了……啊……啊……当时我就穿个黑色丝袜(不是丝袜裤那种,是分开两边,一条腿一只那种),裙子短得丝袜的顶部都差不多露出来了。」「不是吧,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等下拿出来给我看看。哦,那时你穿着这条裙子怎么样了?你那些同事有盯着你看吗?」「嗯……其他人我不知道,玲姐(我老婆的同事)说我在给别人弯腰倒酒的时候,领导就一直盯着我的屁股看……嗯……嗯……老公……用力啊……你今晚好大好硬……」「哈哈哈,我老婆的腿这么好看,你领导肯定口水都流啦!」「嗯……嗯……」「然后呢?除了看以外有没有别的什么?」「嗯……啊……啊……整晚领导都跟我坐得很近,有时候藉故摸我大腿,还有用手肘顶我的胸……啊……啊……老公……我又来了……啊……啊……快点给我……啊……啊……」「后来呢?有没有做什么别的?」「啊……啊……没有了,很多同事都在,没有做什么了。后来吃完饭,我喝了不少酒,头有点晕,本来想叫你来接我的,但你那天值班,我同事就送我回家了。我上车的时候脚有点浮,嗯……唔……他扶我上车的时候,抓我的胸……」「那你怎么样?你这骚货是不是任他抓?」「呼……呼……当然不是啦,我坐上车以后就推开他的手了,然后他就到前面开车,我就躺在后座……啊……啊……」「你躺在后面,内裤不就都露出来了?」「我不知道啦,那时我头晕得很。啊……啊……老公你今晚怎么这么猛?」「是么?猛么?来几次了?」「不记得了,没有数,反正来好多次了。」「后来怎么样?」「到家楼下的时候,他又下车扶我,趁机摸我屁股,还伸进裙子里面摸……讨厌死了……啊……啊……嗯……然后他还想送我上楼,我没有让,就自己扶着楼梯上楼了……回到家,你爸给我开的门(那时还没有搬出来,还跟爸妈一起住的),你爸还盯着我下面看……两父子都是那么变态……」「别提他,尼玛,我最烦他了……你就是被谁占便宜都不想让他占你便宜。
  哦,对了,那老家伙之前有没有占过你便宜?」(我非常讨厌我爸,超烂赌,整天回家我妈吵架)「啊……啊……没有啊,啊……啊……就是我平时在家穿睡衣没穿胸罩的时候,一弯腰他就盯着我的胸口看……」(以前我跟爸妈一起住,我老婆穿很保守的睡衣,现在自己搬出来住,我就只让她穿很性感的吊带睡衣)「操,便宜那老家伙了。还有,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怎么不告诉我,现在才说?」「之前不说给你听是怕你不高兴,嗯……而且领导和同事天天都见,我又没什么损失。呼……呼……怕你生气做出什么事就麻烦了。」「哼,没什么损失,这样还说没什么损失啊?想不到你是这么骚的,不过哈哈哈哈,我喜欢。 说,你承不承认自己很骚?」我故意用力抽插。
  「啊……啊……啊……啊……嗯……要来了……要来了……」「说啊,你是不是个骚货?」我继续加大力度抽插。
  「是……啊……啊……啊……啊……是……我骚……啊……啊……」「被别的男人摸是什么感觉?骚货。」「啊……啊……来了,来了……」然后我也被她紧缩的屄夹得射出来了,老婆就像滩烂泥一样坐在地上。我一把将老婆抱起来,放在床上,再问她:「被别的男人摸是什么感觉?」「呼……呼……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甚至有点讨厌……不喜欢他们。」「呵呵。」之后我就抱着老婆睡了。
  接下来的这个星期六,我和老婆在家休息,老婆提议带儿子去XX商场的儿童乐园玩,顺便去吃饭。我马上就答应了,不过要求她穿一条超性感的低胸齐屄连衣裙,我老婆一开始不肯,说带着孩子穿这样的衣服会全漏光的,我说:「就是要你露出来。」后来老婆拗不过我,只好答应了,我还让她必须穿丁字裤,没穿丝袜(我不太喜欢丝袜)。
  穿好衣服后,出门口的时候老婆还一边走一边抱怨裙子太短,我装作没听见去取车。
  去到商场地下停车库把车停放好后,我就抱起儿子准备乘坐电梯到3楼的儿童乐园。 走到电梯口的时候,看见有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那里等电梯。那四个人看到我老婆,连那个女人都盯着我老婆的胸口看。哈哈哈,我就知道我老婆还是有魅力的。
  等电梯到了的时候,我们进入电梯,我突然灵机一动,没有直接按3楼,只是按了1楼,我老婆虽然很奇怪,但没有作声。其他人按了自己要去楼层后就站在电梯的一边,我就站在电梯门口,我老婆站在我后面,我通过电梯门的反射看到那三个男人都在盯着我老婆的胸看。
  到了1楼,我就出了电梯,我老婆问:「到1楼干嘛?有什么东西要买?」「不是,我就是想走扶手电梯而已。」我奸笑道。
  「你个死变态。 」我老婆呆了两秒就知道我想干嘛。
  我们就走到扶手电梯那里,我故意让老婆走到前面,我跟在后面大概四、五个阶级左右,我往上看我老婆的下面,果然很清晰的看到那条蕾丝黑色的丁字裤和我老婆的两片屁股。上升到一半的时候我转过头看,发现后面的几个男人都在往我老婆裙底里看,我下面都开始蠢蠢欲动了。
  就这样到了3楼,我们就在到儿童乐园带着儿子玩各种小型机动游戏,最后我儿子要去「波波池」(额,这个是广东话的称呼,国语我是不知道怎么叫的,就是地上都是铺满软软的海棉,有一个池子,里面有很多塑胶小球,还有滑梯等等的玩具的地方),那里只能一个大人带一个小孩进去,我就让我老婆带儿子进去。
  「波波池」有个规定,就是大人和小孩都必须穿上袜子,我老婆和孩子都没有,只能花五块钱买了两对(质量很差的袜子,坑爹啊),就坐在池子边的凳子边穿袜子。
  因为是星期六,所以很多大人都带着小孩到儿童乐园玩,我看了看,大部份都是妈妈带孩子,但里面还是有几个男人带孩子。我老婆一进里面的时候,那几个男人的目光就集中在我老婆身上了,在我老婆抬腿穿袜子的时候,他们更是目不转睛的。我在外面只看到我老婆侧面,没有看到裙底风光。
  穿好袜子,我老婆就跟着儿子走进池子。因为里面都是塑料小球,人进去的时候肯定会站立不稳的,我老婆一进去就差点摔倒了,不过在平衡身体的时候张开了大腿,丁字裤都差点露出来了。
  接下来她就一直陪我儿子玩,其中弯腰露出深深乳沟、露出丁字裤不断,我就不一一细数了,大家可以想像的。那几个男人就在边上看着我老婆,连自己的小孩都不管了,当然也有不少女人嫉妒的目光。
  我就在外面看着,大概玩了一个小时左右吧,工作人员提示我老婆玩耍时间到了,我老婆也觉得肚子饿了,就把儿子抱出来要去吃饭了。我老婆一走,那几个男人也跟着走了,期间其实他们孩子逗留的时间已经过,工作人员通知他们,他们毫不犹豫的掏钱加时间(又是一个坑爹的设定,30大洋一个小时,操)。
  哈哈哈!
  出了儿童乐园,我就问我老婆想去哪里吃饭,我老婆说随便吧!后来逛了很久,一些我想吃的店子排队的人太多了,我怕麻烦就没去。最后找了一个休闲餐厅,我进去的时候店里人不太多,就只几桌人,还是那些小毛孩,大概估计是中学生(高中初中就不得而知了,你们知道现在的小孩发育都挺早的)。我心里还在打鼓,其它店都排长龙的,这店生意明显差了点,不会坑爹了吧?
  因为里面位子比较多,我就问我老婆坐哪里(这是这么多年的习惯,除了完全是我自己的事情,夫妻俩一起做的事情我都会先问问我老婆意见的),我老婆就走到一桌小毛孩旁边的桌子坐下来了。
  那桌小毛孩大概七、八个吧,有两个女的,我老婆坐在正对着他们的方向,我就坐在我老婆旁边。当时我老婆进去店里的时候,那帮毛孩就开始盯着我老婆看了。
  我们点了吃的以后,我就在那玩手机,我老婆照顾儿子。吃的上来后就开始吃了,期间几个毛孩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向我老婆这边瞄,我也难得理他们。但后来发现有问题了,我就看了一下我老婆下面。我擦,我老婆的大腿竟然是微微张开的。
  一般来说吧,穿短裙的女人坐的时候都是交叉着腿的,我老婆平时也是一样的。但现在她竟然是张开,虽然没有很夸张的张开,但也是张开了,正对着那群毛孩。从那边望过来就可以看到里面了啊,那店的桌子是那种一支柱子支撑的圆桌,毫无遮掩了啊!
  我看着老婆说:「呵呵,你个骚货。」我老婆白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只是慢慢地自己吃东西和喂我儿子。
  吃完饭就回家了,在车上我儿子困了,就在我老婆怀里睡着了。回到家,把儿子放在床上后,在客厅我就迫不及待地掀起老婆的裙子,拨开丁字裤那条线,掏出鸡巴插进老婆的屄里。
  「呵呵,你个骚货,今天被人看得爽不爽?」
  「嗯……啊……有点丢脸,都被人看光了。啊……啊……啊……啊……」「你还怕被人看?我擦,吃饭的时候你自己都张开腿了。」「还不是为了你开心啊!啊……啊……唔……」「开始是很开心,但没想到你这么主动啊!你跟我都九年多了,我真心不知道你这么骚,你以前一直都是乖乖女的形象的啊,我想把你训练成骚货。我心里都在发虚,但没想到你这样的啊!」这不是我虚伪,我真心没想到这样的情况,之前手扶电梯也好,「波波池」也好,都是我要求她做的,我没想到在餐厅里她自己会张开腿让人看的。
  老婆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被我狠狠地操着,淫叫,我和她衣服都没脱。
  「你今天被人看有什么感觉?」
  「啊……啊……很丢脸,有点紧张……」
  「那个有感觉吗?」
  「有。」
  「下面湿了?」
  「一开始没有,后来在餐厅那里有点湿了。」
  「做全场的焦点的感觉,你喜欢吗?」
  「啊……啊……啊……啊……喜欢。 」
  「说吧,我觉得你还有事情没告诉我的,我知道你的性格,有什么都闷在心里的。」「没有了……啊……啊……你要我说什么啊?」「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性癖啊!」「哪有啊,你以为我像你那么变态啊?嗯……啊……啊……」「不可能,跟你在一起那么多年,我知道你还有事瞒着我的。」「没有啊!」「不说是吧?」我就重施故技,鸡巴就插在老婆的屄里面,但就是不动了。
  老婆开始扭腰想动:「哎呀,你怎么这样!你想我说什么啊?」「你为什么要对着那帮毛孩?故意挑那个位置坐的?你对毛孩有兴趣?」「嗯。」我老婆别过脸。
  「擦,你喜欢吃嫩草?」
  「嗯。」
  「靠,你真的喜欢小男孩?多大的?」
  「嗯,12到16岁左右吧!」
  「哇哇哇,你可藏得真深啊,跟你在一起这么久,现在才知道你有这种口味啊!怪不得之前跟你说儿子的时候,你有感觉了,之前还看见你跟儿子亲嘴,我以为你只是爱儿子而已,没想到才两岁就开始打他主意了。我为儿子默哀啊,长大肯定逃不出他老妈的魔掌了。」「你变态啦,怎么可能。」「我变态,你也好不了哪里去。你不可能?呵呵,看着吧!」我又开始重新抽插:「还有什么?一次说出来吧!两夫妻贵乎坦诚,我的兴趣都向你说了,你的快说啊!」「啊……啊……嗯……」「喂,别装傻,说啊!」「嗯……唔……我在公家车被初中生摸过……嗯……嗯……」「哈?公交车。」「嗯,你值班的时候不是不能接我下班吗(平时都是我接送老婆上下班的,值班除外),玲姐(我老婆的同事,之前提起过)顺路开摩托车送我到XX(地名,这里就不细说了),我从那里坐公交车回家可以省一半时间,啊……啊……啊……啊……那里附近有个中学,玲姐就是在那里接儿子放学,嗯……嗯……那里的公交车在上下班时间有很多学生坐车的。
  有次车上人很多,没有位置坐了,我就站在车中间,突然感觉有人摸我的屁股,我回头看,后面都是男学生,我不确定是谁摸我。啊……啊……要来了……啊……我想可能是不小心碰到而已,就没在意了。不过过了一阵子,又有人摸我了,我再回头看,还是没有看到什么,可那只手仍在摸我,不停地摸我屁股,还摸我的……我的屄……啊……啊……我想是小朋友就算了。」「那时你有什么感觉?湿了?」「嗯……嗯……那只手挺温柔的,有点舒服……有点湿。」「后来呢?」「啊……啊……后来到站就下车了。啊……啊……啊……之后好几次坐公交车都有人摸我,有次还有两只手一起摸我,我看到周围都是学生,也就没有……啊……啊……没有吭声。」「学生就没有吭声,那要是其他人呢?」「其他人我就一脚踩过去了,我讨厌那些大叔,一摸我就起鸡皮疙瘩了。」(其实我老婆凶起来挺恐怖的,很有女王范,这也是我喜欢我老婆的其中一个原因)「呵呵,你不做老师真是全体中学生的遗憾啊,有你这样的老师,学生们都肯定认真学习,特别是男学生。」「啊……啊……我以前真的有想过当老师的……嗯……啊……啊……不过后来没考上师范,所以放弃了。」「你这么喜欢小孩子,当年你怎么看上我的?虽然当年我有点小帅,不过好像是你主动要我电话的吧?」「去你的,你当年娃娃脸啊,又矮……」(妈蛋,我虽然才170公分,也不算太矮啊,矮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 」「滚……我怎么都比你高。原来是这个原因,还有没有其它的?」我狠狠的大力插屄。
  「啊……啊……到顶了,你插那么深……啊……啊……」「还有没有啊?」「没有啦,真的没有啦!啊……啊……你个死变态……」之后我问了很多遍,杀手镧也再出了,老婆都说没有,那确定没什么了。
  我们做完后就一起洗了个澡,我老婆狠狠的警告我以后绝对不能用这件事取笑他,不然我就死定了。我笑呵呵的投降答应。
  之后的日子里,我经常让老婆穿着各种性感衣服上街,各种短裙、低胸、蕾丝、透明的,甚至真空。也故意挑学生扎堆的地方走过和吃饭,每次在孩子堆里她都特别骚,主动露出什么的更是拿手把戏,甚至故意靠近那些小男孩,用胸顶他们的后背或者手臂,根本不需要我创造机会。
  看到那些小男孩有些装作没事但身体僵硬了,或者脸红了,老婆婆说非常有快感,我趁周围没人的时候摸她下面都是湿湿的(当然没有水都流出来这么夸张啦)。
  在其它地方就相对保守了,老婆严重的重申了好多遍,她非常非常讨厌、非常非常反感那些大龄色男。我一开始没管她,继续我行我素,故意把她暴露给那些成年男人看或者故意轻轻推老婆去靠近那些男人,我老婆大发脾气,回到家哭了。
  「让那些男人看一下我的身体,为你开心,我忍了,但是要让他们碰我,我绝对忍受不了,我觉得非常恶心!你有没有在乎过我感受?跟你说了好多次,怎么你就是不懂!」我老婆哭着说。
  我马上认错了,哄了半天并保证以后都不这样才平息了老婆的怒火。
  在这里再再再再再重申一次,有些人会问我为什么每次都是在操屄的时候问这问那?事实是我老婆在平时的时候很避免说这些东西的,在熟人来看,我老婆绝对是个很正经很端庄的女人。在外面露出都是在大家都不认识她的情况下才会这样,平时朋友聚会、家庭聚会都是穿很保守的衣服,有客人来家里她都会换正装出来的,这个我也没强迫她,毕竟我也不想让亲戚朋友知道我老婆有这么另类的一面。
  我老婆甚至粗话都不会说,她称呼自己的屄叫「小妹妹」,我的鸡巴叫「小鸡鸡」。她是个很闷骚的女人,有什么事都憋在心里,只有在做爱的时候才放得开,才会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所以每次都在做爱的时候问这些问题,这也是我操了她九年多的习惯。
  好,言归正传。经过上面这些铺垫,我对我老婆的认识就在这短短的半年间完全颠覆了,并且这层膜一旦捅穿了,很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都接踵而来。
  有些朋友会说这很假很夸张,其实这就是现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别说你的伴侣,就是你,你会把你以前做过所有阴暗下流的事情告诉你的伴侣吗?
  有人会,但很少。同时,你说了,你确定伴侣接受得了?你确定你的伴侣一定会像你这么放得开把秘密都告诉你吗?
  所以说,就算你再怎么了解你的伴侣,在一起多久了,无论是平时为人和床上的一切,但每个人都有一些属於他自己的阴暗面。这些阴暗面他(她)都不想让你知道的,又或者他(她)觉得太羞耻了,连自己都不想面对。我老婆的情况是我刚好误打误撞解开了而已,只是偶然而已。
  经过这么长的铺垫,该进入正戏了,这也是我想要写这个的主要原因。在讲述之前我先介绍一下,在我们刚搬到我现在住的小区的时候,因为搬运家俬的时候认识了一家人。
  那家人就住在我家楼下两层,一家三口,男主人叫浩哥(化名),43岁,山东人,不过已经转本地户口了,在我们市的开发区开了一家山寨衣服厂,生意一般般,开着台旧款卡罗拉,不过反正比我有钱就是了。他长得有点胖,身高跟我差不多(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矮的山东人,不好意思,我没侮辱山东人的意思,只是在我印象中,山东人都是很高很壮的),但五官还算端正,不算丑,人很仗义,帮了我不少的忙。
  女主人花姐(化名),40岁,也是山东人,也是转了本地户口了,没有固定工作,有时就去她老公那里算算帐,平时就和一群师奶到处玩。身高挺高的,具体多高我不清楚,反正比我和她老公高,胸部一般,不大不小,估计有B罩杯吧,有点点发福,不过不太胖,相对丰满啦,样子不错,看得出年轻的时候肯定算是美女,也是很豪爽的人。
  儿子叫小勇(化名),15岁,在市一中读初二,发育挺好的,比我矮一点点,脸上有青春痘,不过不会太恶心,样子还算可以,估计平时喜欢运动,身材挺壮的,人很乖,也很有礼貌,平时都在学校里面住宿。
  就是这样的一家人,我们搬家的时候以前我爸妈家里大件的东西都没搬,都是买新的,就是电脑啊、衣服啊什么的小件东西要搬。我在单位借了一台商务车(公车私用,大家勿喷),我把商务车里面的座位全拆下来,空出空间放东西。
  这样就满满塞了一车,车到了楼下的时候,就只有我和我老婆两个,看到一车的东西该搬多久啊!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他妈的不是电梯房啊,我家在7楼啊(唉,电梯房贵啊,而且物业管理费也贵,大家理解啊)。
  我本来是想找小区保安帮一下,我再给点小费的,可他妈的听到是上7楼,个个都说有巡逻任务没空,我操他们大爷的。
  就在我们两夫妻头痛的时候,浩哥一家刚好经过,看到我们两夫妻在头痛,就问:「你们是不是新搬来的?」「是啊,我们是70X的。」我说。
  「哦,我们是50X的。」浩哥说。
  「呵呵,幸会幸会。」
  「怎么,我看你们有麻烦了,需要帮忙吗?」浩哥看了一下我的车子(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出是公务车)。
  「没有,就是想找人帮忙搬一下东西,东西太多了,楼层太高了,刚才找小区保安他们都不理我。大哥,你知道哪里有搬运工吗?」「搬运工我不知道,但我们都是邻居,我帮你们搬吧!」「怎么好意思呢,我们自己可以的了,不用麻烦你了。」「怕什么不好意思,顺路而已,大家都是邻居,大家认识认识。 」然后就招呼他儿子和老婆一起帮我搬东西。当时我确实需要人帮忙,也就没有矫情了,说了声谢谢就一起把东西帮上去了。
  大约上下跑了三趟把,就把东西搬完了,我对浩哥一家千恩万谢,并约他们一家第二天吃饭。
  就这样一来一去我们彼此熟悉了,我们经常去省内自驾游啊、农家乐啊,有时都会去到互相家里作客吃饭。当然我老婆在他们面前也是很正常,基本太露的衣服都不会穿的。
  中间也有一点小插曲,有次浩哥在外面应酬,喝得烂醉,是花姐开车送浩哥回来的,但当时浩哥醉得都没有意识了,像滩烂泥一样躺在车后座那里。 花姐也搬不动浩哥,所以打电话给我老婆求救,我老婆让我下楼去帮忙,我就马上下楼去,和花姐一起扶着浩哥上楼。
  我们那栋楼的楼梯还是挺宽的,三个人并排走还是可以的,就这样,我和花姐一左一右架着浩哥上楼。当时的体位是这样的:我在浩哥左边,花姐在右边,浩哥的手搭在我和花姐的肩膀上,我们就架着浩哥的腋下,我的右手搭着浩哥的背,手掌扶着浩哥右边腋下的下面一点吧!
  但问题来了,花姐也是和我一个姿势,我的手背就不可避免的顶着花姐的左胸。当时我就硬了,花姐虽然40岁了,胸还是挺软的。就这样上楼,手背不停地在花姐的左胸磨来磨去。
  上到3楼的时候我这个人妻控突然开始色胆包天,右手的手掌就反了过来,一手就抓住花姐的胸。花姐明显缩了一下,然后死死盯着我,我看了一下花姐就别过头了。花姐也没有打开我的手,就任我抓着胸到了她家门口。
  到了家门口,花姐掏钥匙开门,我的手就离开了她的胸,一个人独自架起浩哥。开好门以后,花姐就继续保持之前的姿势了,当然,她回来架浩哥的时候,我的手又抓住花姐的胸。
  把浩哥放到床上以后,我满脸不好意(不好意思个屁啊)的说:「花姐,对不起。」「你个小色鬼,快走啦,我不留你喝茶了,我还要照顾那个死鬼。」花姐白了我一眼把我推出房间。 我也不好意思逗留了,然后就回家了。
  那天晚上后,花姐也没再提起这件事,只是平时没人的时候就叫我小色鬼。
  当然我毛手毛脚占占便宜肯定少不了,但没有什么实质的东西,花姐大多都是推开我,或者打一下我,没有生气或要告诉浩哥。
  我发现花姐很爱浩哥,忠贞观念很强,而奇蹟的是,浩哥也是这样的人,没小三也没有去嫖,所以我平时过过手瘾就算了。
  因为老婆的正太控,我问我老婆:「对小勇有没有感觉?他的年纪刚好是你的性趣范围哦!」「还好,听可爱的,现在这个年纪这么乖的小孩很少见了。」我老婆还在嘴硬,不过我观察老婆无论是平时还是出去玩的时候很照顾小勇,平时也挨小勇很近了。
  「你不老实啊!」
  「你才不老实,哼,别以为我看不到,你平时对花姐摸手摸脚的,小心浩哥打死你。」「嘻嘻,今天天气真好。」其实有浩哥和小勇在的场合,我是绝对不会靠得花姐太近的,都是独处或者只有我老婆在场的时候,我才会占花姐的便宜。
  到了八月中的时候,那时还在暑假的时候,有天浩哥一家在我家作客。浩哥跟我说,他爸爸在老家摔伤了,他想和他老婆回去看望一下,但小勇虽然还在放暑假,但每天都要回去学校所谓的「自习」(其实就上课),不好请假,学校的住宿要正式开学才能住。
  花姐担心没人照顾小勇,亲戚朋友住得比较远,不太方便,想拜托我夫妻俩帮忙照顾一下,就晚上小勇在我家吃饭,吃过饭就回他家睡觉,中午小勇在学校自己吃,他们四、五天就回来。
  我一口就答应,然后第二天浩哥和花姐就回老家了。
  那天晚上小勇来我家吃过饭,当时我老婆就穿着平时在家里穿的紫色性感吊带睡衣,睡衣下摆就是齐屄的,一弯腰就能看到内裤,里面也没穿胸罩。小勇一直低着头吃饭,不过我看到他脸红红的。
  「小勇,后天是星期天,你不用到学校吧?」我一边吃饭一边问小勇。
  「嗯,杰叔(我的名字,当然是化名),后天休息。」「那你后天早上和中午吃什么?」我老婆问小勇。
  「下楼去买一些吃的吧,我妈有留下钱给我。」「这样吧,后天早上你睡醒就上来吧,不要去买了,我煮饭给你吃。那天你杰叔值班,我休息在家。」「哦,好的,倩姨(我老婆的名字,化名)。」我看了老婆一眼,没作声,老婆也装作没事的低头吃饭。吃完饭后小勇就下楼去了,我似笑非笑的看着老婆,老婆还在装作没看到一样收拾碗筷。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抱着老婆,手伸进老婆的睡衣里面捏着她的乳头问道:
  「说,想要后天下手了?」
  「下什么手啊,你怎么这么变态啊!」
  「还说我变态,你今天就穿成这样在小勇面前晃来晃去,你不变态?」「没有啦,就是想玩下而已,小勇真可爱,整晚都不敢正眼看我。哎哟,作死啊你,这么大力,痛的啊!」我加大力度捏着老婆的乳头:「后天真没想法?我可不信。」「真没有什么想法啦,我只是想逗一下他而已。」「小勇还是孩子,平时也很乖的,你这样挑逗他,万一他忍不住怎么办?你别害了他啊!」(我真他妈的虚伪啊,明明是兴奋得很)「那你想怎么样啦?算啦算啦,不玩就不玩咯!」老婆有点生气了。
  「呵呵,开开玩笑而已。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要你自己把握好个度就行了。」「哼!」「那你想怎么挑逗小勇?」(狐狸尾巴露出来了)「还能怎么样,就穿性感点,露点给他看看而已,你想我跟他做啊?」「你敢?我接受你被人看、被人摸,但绝对接受不了你跟别人做啊!就像你一样,你接受得了我占人家便宜,我真要跟别人做,你还不跟我拼命啊!」「你知道就好。」「喂,我想看看你怎么挑逗小勇的。」「怎么看啊?你那天要值班。再说,有其他人在的话,我是没放得那么开,小勇也会害怕啊!」「嘻嘻,这样,我有个计划,我在家装些摄像头,到时我下班回来看。」「你变态啊,你哪里找摄像头啊?去买那么贵。 」「哈哈哈,这个你放心,当然不是去买啦!刚好最近分局下了个任务,让我们去厂企和出租屋那边做好三防工作(人防、物防、技防),还发了些不同型号的监控摄像头下来,如果厂企和出租屋那边有意向安装的话,就推荐给他们(我平时主要负责社区工作,这个推荐摄像头也不是说公安局要赚什么钱,完全是出厂价,比外面便宜多了,还免费安装培训,主要是真的想搞好辖区的治安,再加上现在这环境,领导们个个都人人自危,都不敢去捞钱了),我手上有好几个样板呢,那些都是简易版的,不用拉线,直接插电就开始录影,里面有个SD卡,想查看录影的时候,拔出SD卡,放在电脑里面就能播放,简单方便,SD卡能储存一个星期的影像。」「额,这么变态,不行。」「来嘛,满足一下你老公嘛!反正你又不是做什么,就挑逗一下而已,今天在我面前你都是这样啦!」「我觉得被人监视的感觉不好。」「求你啦,我亲爱的老婆,就那么一次啦!」「好啦,算我怕你了,就一次啊!还有你要装得隐蔽点,被小勇知道你就死定了。」「遵命!我的女王。」然后那天晚上我就狠狠的操了我老婆一顿。
  第二天回到单位,我就偷偷的把八个监控摄像头样板带了回家(对不起,我错了,我有罪,公器私用),小勇吃过饭以后就回家了,我就开始安装,还好那些监控摄像头体积都不大,虽然不是针孔的,但找些家俬或装饰物遮挡一下绝对没有问题。
  八个监控摄像头都分别安装在客厅、厨房、我的房间厕所(客厅装了四个,不同角度,房间装了两个。别问我为什么连房间都装,可能我下意识的打着最坏的打算吧),然后再重新检查一遍保证正常运行就去抱着老婆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就开车去单位上班了。在单位我也是整天都魂不守舍的,脑袋里都是我老婆淫荡的样子。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一早(苦逼啊,我们值班是24个小时的,不过值班过后第二天是休息的),我迫不及待地赶回家。因为是星期一,我老婆早早就上班了,儿子昨天就被送到我妈家里,奶奶想跟孙子玩两天。
  我看到摄像头的位置都没人动过,就把所有摄像都拆下来,把里面的SD拿出来,用读卡器打开来看。
  把所有SD看完以后我整个都呆了,我真想不到我竟然看到这样的画面。呵呵,不吊胃口了,也不一张一张SD卡的内容分开说,我就整合一起说说那天的情况吧!
  早上8点我出门口以后,到了大概9点左右,门铃就响了,我老婆睡眼惺忪的去开门(当时老婆还是穿着那件紫色性感吊带睡衣)。进来的是小勇,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服,背着个背包。
  因为摄像头的质量不错,收音效果很好,他们的对白听得很清晰。
  「倩姨,早上好。」小勇低着头对老婆说。
  「嗯,早,我刚还在睡觉呢!你饿了吧?我去洗把脸就给你煮早餐。」老婆说完就让小勇在客厅看电视后,自己进去浴室梳洗。小勇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从背包里拿了些书本出来,开始书写,估计是在做作业(多乖的孩子啊)。
  老婆梳洗完以后在浴室站了一会,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然后就回到房间,打开衣柜,拿出一件白色透明的蕾丝丁字裤,把自己正在穿的普通内裤换下来。
  啧啧啧,这骚货想做什么?
  然后老婆就走出房间,看到小勇在做作业,就夸小勇:「哈,这么乖啊!你想吃什么?」「倩姨,我无所谓。 」「哦,我下个面条给你吃吧!家里也没什么东西了,下午要出去买点了,不然晚饭都没着落。」然后老婆就打开冰箱把食材拿出来,煮面条了。
  面条煮好以后,老婆就把面条端到客厅:「来,快吃,晚了面条软了就不好吃,作业等下再做吧!」「哦,好的,谢谢你,倩姨。」老婆把面条端到小勇面前,弯下腰把面放下的时候,看到老婆的领口大开,乳头都看得清清楚楚的,小勇那时刚好抬着头,死死地看着领口里面。放下面条以后,老婆走进厨房,又端了一碗出来,然后就挨着小勇旁边吃起面条来。
  期间两人没怎么说话,老婆就跟小勇说作业有不懂的可以问她,小勇答应了一声就低头吃面条,但明显小勇身体有点颤抖。
  吃完面条后,我老婆就把碗筷端进厨房里面清洗,小勇看了一眼我老婆的背影就又开始做作业了。
  老婆把碗筷洗好了以后,就拿出扫把,开始搞卫生。老婆先从里面的房间开始清扫,扫到客厅的时候,小勇停下了笔,盯着我老婆看。我擦啊,当时那个画面,别说小勇了,我都硬了啊!
  老婆在正面对着小勇弯腰的时候,领口大开,那对奶子随着老婆扫地的动作晃来晃去,两个暗红色的乳头清晰可见。老婆转过身以后弯腰,那条白色蕾丝的透明丁字裤和两片肥臀正在小勇面前左右摇摆。 我老婆下面的毛比较浓密,所以有好多根都冒出来了。
  (别问我什么摄像这么高清,连毛都看得到。好吧,露毛这段是我吹的,事实是看不见毛,只是很清晰的看到屁股和内裤。)小勇整个人都呆住了,我老婆回头看了小勇一眼,轻笑了一下:「哼,小色狼。」小勇马上低头写作业,但当我老婆转过头以后,小勇又继续抬头盯着老婆的身体看。
  老婆扫完地以后就拿出拖把拖地,重复了上面的情节以后,老婆就坐在小勇身边陪他做作业,小勇明显心不在焉,眼睛还偷偷瞄我老婆的胸。
  我老婆看了后就娇笑说:「小色狼,看倩姨那里了?好好做作业。 」「没,没……没事。」小勇紧张的说。
  「你在紧张什么?看你满头大汗的。」说着老婆就拿起纸巾帮小勇擦汗,在擦汗的时候胸就碰到小勇的胳膊,小勇身体明显震了一下,满脸都是挣扎。
  「很热吗?我去把空调开一下吧!」说完老婆就要起身去开空调。
  突然小勇一下就从后面抱住老婆,双手在搓揉我老婆的奶子,我老婆马上跌坐在小勇的腿上。
  「诶,小勇,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我。」我老婆抓住小勇的手,挣扎着要起来。小勇也没有说话,就是脸靠着老婆的背,手不停地搓揉着老婆的奶子。
  「喂,小勇你放手,你再不放手,倩姨生气了啊!」老婆开始严厉起来。小勇怕了,毕竟是个乖孩子,就放开了老婆。
  老婆就坐在小勇旁边保持一段距离,看着小勇。小勇没敢看老婆,只是低着头,双手抓着大腿在颤抖。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你他妈还好意思问?)你平时很乖的,这样是不对的。你知不知道,这是犯罪,被人捉住要坐牢的,然后就会留案底,你这辈子就完了。你父母会有多伤心啊,你知不知道?」小勇低着头没吭声,但眼泪开始掉下来了。
  老婆看到小勇哭了,开始心软了:「算了,倩姨这样说你是为你好,倩姨不会告诉你父母的,但在外面真的不要这样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现在好好好读书,等上了大学找到女朋友了,你喜欢怎么都行,你杰叔当年都是这样的(额,扯上我干嘛),明白了吗?」小勇还是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好了,擦乾眼泪,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呢!来,乖,擦擦眼泪。 」说着老婆就把纸巾递给小勇,「我去洗些水果给你吃。好,乖乖做作业吧!」说完就走去厨房洗水果。
  回到客厅的时候,老婆看到小勇还是呆呆的坐在那里没动:「怎么了?都说了你不要想太多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小勇还是不为所动。
  「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啊?」老婆温柔的问小勇。
  小勇摇了摇头。
  「这就对了,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学习,学习好了考上好的大学,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都可以。到时如果你追不到,倩姨帮你。」小勇点了点头。
  「小勇啊,你以前有没有摸过女孩的胸部啊?」(你他妈又来了)小勇定了三秒,然后摇头。
  「你刚才摸倩姨是第一次摸女孩的胸部?」
  小勇点头。
  「你看过女人的胸部吗?」(这不废话么,刚才你搞卫生的时候不是被看光了么?)小勇继续点头。
  「看过谁的?」
  小勇低着头不出声。
  「说给倩姨听啊,不然我就要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你爸妈了。」老婆靠在小勇的身上。
  「看过A片里面的。」
  「哟,你还看A片啊!在哪里看的?」
  「在家里,还有在同学家里。 」
  「家里?你的电脑里面?你爸妈不知道吗?」
  「他们不知道,我都是隐藏的,他们不太会电脑。 」「哦,小孩子不要看那些东西,你年纪小,自制力差,看这些会犯错误的,刚才就是犯错了。」(你还有脸说?我现在知道我老婆的脸皮原来这么厚的)小勇点了一下头。
  「除了看A片还有没有看过其它的?」
  小勇犹豫了一阵:「我看过妈妈和倩姨你的。」「呵,你个小色狼,这么小就这么色。你还看过花姐的胸啊,你是怎么看到的?」「妈妈在家也是和你一样没有穿胸罩的,有时弯腰的时候看到。还有就是妈妈有时换衣服的时候没有把门关好,我在门外偷看的。」「哦,那花姐知不知道?」「我不清楚。」小勇摇头。
  「那……你觉得花姐的胸好看还是倩姨的胸部好看?」(喂喂喂,你够了)「呃……倩姨的好看。」「呵呵呵,你这个小色狼。好了,不说这些了,好好读书。倩姨老了,又生过孩子,胸部都下垂了,一点都不好看。读好书,以后出来追到年轻的女孩子,那个胸部才叫好看呢!乖,做作业去。」听到小勇的赞美,老婆明显很高兴。
  「我才不喜欢那些女孩,我喜欢倩姨和妈妈那种的。」「去,我们都是老女人了,你怎么跟你杰叔一个德行(我躺着也中枪啊)。
  好了,不要说了,做作业。 」
  但小勇没有动,只是抬起头看着老婆。
  「又怎么了?」我老婆问。
  「倩姨,我现在心好乱,满脑子都是你的样子,我写不下去。」「真是的,你们男人满脑子都是那种东西的,实在不行就去厕所自己解决,然后回来写作业。 哦,对了,小勇,你打过飞机没有?」小勇点了点头。
  「那就去厕所打个飞机吧,不要弄到满地都是,用水冲乾净。」小勇还是不为所动。
  「喂,那你想怎么样啊?」
  我老婆刚说完,小勇就扑在老婆身上,想亲老婆的嘴,我老婆反抗,摇晃着头不让小勇亲到,还用手推开小勇。小勇头部拼命的想亲老婆,一只手压着我老婆的肩膀,另外一只手抓住老婆的胸不停地揉。
  「小勇,啊……你不要这样,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到吗?你起来,再这样我要告诉你父母了。」老婆不停地挣扎。
  「对不起,倩姨,我实在忍不住了,我想要你啊!」小勇好像着魔了一样,拼命向老婆那里拱。
  「你不要这样,这样是错的。」老婆在推着小勇。
  「倩姨……倩姨……」
  我老婆实在忍无可忍了,一巴掌甩在小勇的脸上,小勇整个人懵了,呆在那里。
  老婆一下把小勇推开,小勇跌坐在地上。老婆站起来整理被小勇弄得凌乱的衣服,整个右胸都露出来了。然后就做在沙发上,冷冷的看着小勇说:「跟你说过你不听,这样是不可以的,倩姨有丈夫的(你还知道我的存在啊),不能这样做。」小勇从那巴掌缓过来以后,听到老婆说的话,眼泪还是流下来了:「倩姨,对不起,我知道我错了,但……但我实在忍不住啊!你太好看了,我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A片的情节了,所以……所以……」「唉,所以说小孩子不要看这种东西,害人啊!好了好了,你起来吧,真的不要这样了啊,我会生气的。」老婆看到小勇哭了,心又软了。
  「对不起,倩姨。」
  「好了,去洗把脸,做作业。 」
  小勇听话的站起来,走去厕所洗了把脸,出来后坐在沙发上看着老婆:「倩姨,我有件事想求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你爸妈的,只要你以后不再这样,好好读书就行了。」「不是,是……是……我满脑子都是倩姨你,我……我想倩姨你帮我……帮我那个……」「哈?帮你哪个?打飞机?」小勇点了点头。
  「你傻啊,怎么可能,你要打就去厕所自己打。」「我求你啦,倩姨,就一次,就一次,帮帮我,我憋得很辛苦。」小勇拉着老婆的手。
  「为什么要我帮你,你自己不行吗?」
  「我自己打不出来(你他妈骗鬼啊,你刚才才说你自己打过飞机),我在A片看到那些女孩可以帮男孩子打出来的。」「不行,没得商量。」老婆很坚决。
  「求你啦倩姨,我现在都没心思读书了,你这么好看,又穿得那么性感。」(之前谁他妈的说这个小滑头是乖孩子的,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呵呵,现在怪我咯?不行就是不行。」就这样,老婆和小勇就在这个问题拉扯了半个小时,最后老婆还是心软了,答应了小勇:「就一次啊,绝对没有下次,搞完就给我好好的做作业。 真是人小鬼大,我都没给杰叔打过飞机呢!」(对,确实是没打过,一般都是用嘴巴帮我含或者拿屄给我操的)「谢谢倩姨,倩姨你真好!」小勇显得很兴奋。
  「把裤子拉下来。」
  小勇听话的把裤子连内裤拉到膝盖,露出了他那个已经翘起的鸡巴。
  「呵呵,怪不得这么坏,发育得不错。 」老婆笑道。
  小勇的鸡巴不算大,不过想到我15岁的时候也没那么大,还算可以了。
  「嗯,毛都没长齐就这么色啊!」
  因为小勇的毛不是很浓密,老婆一边调笑,一边拨弄着小勇的鸡巴毛。小勇没有说话,就只是闭着眼睛享受。
  老婆玩了一下小勇的鸡巴毛后,就握住小勇的鸡巴上下套弄起来:「是不是这样?」「嗯。」小勇闭着眼点了一下头。
  「舒服吗?」老婆一边上下套弄鸡巴,一边